贵州之后又非洲,还在完善中

2019-10-05 18:00 来源:未知

生命中所谓的命中注定基本都是因为偶然,偶然认识某个人,偶然知道某件事,偶然做了某个决定,然后最后这些偶然促成了我们必然的生命历程。前天晚上和刚从非洲坦桑尼亚回来的萍儿约了晚饭,约了专访,此时整理出来专访的内容,分享给大家。

我是2013年年后在上海大学的自习室里知道雷励中国的,那个时候因为感情问题,一直很苦闷,把自己困在自习室里不舍昼夜,学姐见状,问我是否有兴趣参加雷励,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说只要可以填满周末,都可以,所以打开电脑,横冲直撞的填了冗长的报名表。那个时候应该是2013年3月17日晚,上海大学宝山校区D教学楼213教室。

萍儿只是他的绰号,其实他全名叫“汪志斌”,因为在学校出演过话剧《雷雨》中的“萍儿”,所以大家就叫他萍儿了。和他相识是在2015年8月份的雷励中国贵州远征,当时我偶然间成了他的领队,偶然间走进了他的故事。这故事还一直延续到如今,延续到非洲,他前不久去非洲坦桑尼亚参加了雷励国际远征,而我三个月后也要去那个地方参加同样的远征。这次的专访就围绕着这场牵动着我们两个的坦桑尼亚远征来说。

其实那个时候雷励中国的总部与我的学校只有一条马路的距离,只是我们都没注意到,只是我们也都为预料到之后的我会和雷励在一起那么久。

从偶然的相遇开始

2013年3月22日收到aw@raleighchina.org发来的交报名费的邮件,然后我就直接网银支付了,想想那时候没有支付宝还挺麻烦的。又于3月25日收到048期雷励甄选营集合通知。于是我就开始静等3月末的雷励开篇第一章。

很多雷励人知道雷励都是因为偶然,我是偶然被学姐带着出去玩,阿森是在路上捡到一张雷励的传单,萍儿的偶然则是另一种模式。在我印象中他都是那种目标性很强的人,行动力也很不错,但是要知道命运总是无常的,当初他专心的准备一个比赛,希望可以顺顺利利,为此放弃了兼职,放弃了社团等等,但是事与愿违,关注的得不到,放弃的捡不回,瞬间到了一个困惑迷茫的阶段。在这个时候,我们都会试着去寻找突破口,当时萍儿的朋友在和他讲创业的事情,然后就聊到了杜梦杰(雷励前远征队员,先追梦网创始人),并顺藤摸瓜了解了杜梦杰的雷励经历以及环游世界的经历。这算是初次了解雷励。

还记得2013年3月30日早上我和学姐天还未亮就起床吃早饭,等7号线首班地铁到来,然后一路跌跌撞撞,哈欠连连的赶往青浦区东方绿舟,我们可是奔波了四个小时,都可以飞机回家了,还是迟到了。

之后萍儿在办活动发传单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姑娘,这个姑娘比较特殊,是当天唯一一个认认真真听萍儿讲解活动内容的人,要知道,在学校里,大家看到发传单的都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即使愿意接过来你的传单,也是一分钟内扔垃圾桶的,所以遇到一个笑的那么美丽温婉的姑娘,听你娓娓道来,并说声谢谢的,谁人不会动心?

2013年3月31日

恰巧这姑娘最后参加了这活动,虽然看起来比较娇小,但是最后竟然拿了活动比赛的第一名,这就更加吸引萍儿的目光了,当萍儿知道姑娘也参加过雷励,所以就想着以雷励为借口和她聊天。至于怎么个聊发我就不得而知了,应该大家都有类似的经历。

当时在甄选营触动很大,所以参加完后坚定要报名远征。此刻回想当初的048期甄选营,忽然发现后来认识的很多人都在里面,原来厕厕的男朋友,我的学长弟弟和我是一期甄选营,原来STP里认识的正雨其实我们在这期甄选营就已经见过了,原来那时的我们见过一次之后也许真的就各奔天涯。

问题的关键是后来雷励贵州远征要报名了,萍儿本已经填好了报名表,但是最后看到要交500元前就心生胆怯了,然后放弃了提交报名表。毕竟当时对雷励的了解还是很浅。而刚关闭报名表不久,那个姑娘就转发报名信息给他,说赶快报名,名额都是秒杀的,要珍惜。当时萍儿久尴尬了,不过鉴于倾慕的姑娘如此,他最终还是硬着头皮报了名,采访时萍儿笑着说,“面子很重要。”这么看这个面子值500元,哈哈。

我在Echo 2小队,当初的领队梦玲和大明哥再也没见过,当初的队友只有两个还在我的朋友圈里,只有一个晚了我一年去了远征,和大科技约了两年了,至今都未再相遇,而且这两天也约了,看运气吧,哈哈!

雷励的筹款永远是个大麻烦

当时的甄选营也许只是在我眼中很美好,但是我觉得这样也就够了,我们相处的33小时里,围着灯光做有故事的同学们,我们在石板路上看刺猬匆忙穿过,我们乐此不疲的杀鸡,烧火,煮粥......依旧想念,故事最初的你们!

五百元的报名费最初确实是个问题,但是比起之后的筹款,真是小巫见大巫了。萍儿是一个比较耿直的人,所以他不愿意伸手要钱,其实即使伸手要钱了,我们最终也只是增加了父母的负担。在参加雷励中国贵州远征前,要筹款6000元,而后来的坦桑尼亚筹款则要2550英镑(折合人民币22000元),机票装备等费用又要额外加10000元。这对于一个没有稳定收入的学生来说,基本是个天文数字。毕竟大学四年的学费也才20000多一点。

后来我回到学校,余情未了,点开12年远征小队视频《No Boundaries》,度过了那个寒冷的夜晚,然后填写了13年贵州远征报名表。当时也不曾知道,后来还会遇到视频里的何莲莲还有大黄。等待报名确认的那几天我一直在翻看雷励的照片,视频,然后越来越渴望参加贵州远征,虽然我不知道后来到底会经历什么。4月23日收到确认邮件后缴费,24日收到远征报名成功邮件,远征编号:RC13A036,4月27日我的雷励小熊Walter和我的第一次相遇。直到今天已经三年半了,它依然陪着我。后来听说当时给我发邮件的是小辣,所以发现我们所有人的交集真的都是一直存在着的。

但是这个筹款经历也是一个学习进步的过程,萍儿最初找到中国扶贫教育基金会,拿到1000元支持,其实我蛮有兴趣的是他和中国扶贫教育基金会的人的交流过程,他跟我说那个人很耿直,认为筹款应该像腾讯公益一样,有保证,有信誉度的。对于追梦网上的众筹,有点太杂乱。仔细想想,确有其道理,我想这也是未来避不开的讨论点。

2013年3月31日

之后萍儿也在追梦筹等网站上众筹,覆盖了一半的筹款额度,最后剩下的那些就靠着奖学金弥补了。虽然筹款最终完成了,但是萍儿的感觉并不是很好,他现在对那段过程的评价是:“等于没做什么”

之后就是我遇到的最大的挑战,筹款,真的是想破了头皮,义卖不赚反亏,最后幸好翻到我们学校嘉定校区的学姐兰哥12年筹款的方式:卖玫瑰!所以我就在我们学校发起了“爱要大声说出来”的活动,帮助大家在5月20日送花给暗恋的人,那段时间真是忙坏了,统计信息,包花束......不过还不错,发现有那么多人和我一样,有着暗恋的人,我也给我暗恋的人送了一朵玫瑰,直到今天她也不知道,但是当时的我和开心,很满足。那一次活动大概赚了1000多,让我有了信心。

那次筹款之后一年,他又要为坦桑尼亚远征筹款,这次的两三万可没那么简单了,这个挑战是空前的,对于已经工作的人也是不容小觑的,更何况大学生。萍儿在纠结中度过了数十个日日夜夜,想破头皮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有一个对得起自己的筹款。那时他都想直接借30000元去远征了,但是身边的朋友打消了他的想法,大麦姐,红梅等朋友认为大家愿意出钱支持一个年轻人的梦想,所以要自己宽慰自己,不能把自己逼到死胡同。所以他就有了“七年的约定”,寻找111人支持他的远征梦,每人支持200元,200元对有些人而言算多,对有些人来说不算什么。所以他得到支持的同时,也得到了更多的质疑。

后来在远征队员群里听到杭州的小伙伴想去西湖音乐节义卖,所以我就报名了,那是6月15日和16日,浙外的丹子,浙大的明杰还有苏州的呆湖我们一起,当时本来一鸣也要去的,但是要考试,但没想到我们做了远征AB两个阶段的队友。音乐节义卖成本太高,所以我们筹款的并不算多,但是确实是不错的经历。

好在大家都比较能理解,所以,萍儿还是准时筹到了22200元,这段经历是跌跌撞撞的,无论怎样,将来它一定会给我们很多启发。

再往后就是我一个人的筹款了,当时知道雷励的人太少了,所以总有人质疑,还好有朋友们,当时支持我的大多还是朋友,不过当时只能网银转账,所以很不方便,所以我们就没有过分以来社交圈。现在微信朋友圈,支付宝付款太容易了,所以大家也就不太愿意自己想idea筹款了,哈哈。当时跌跌撞撞在6月30日那天把4000元打到联劝账户上,长舒一口气,静待远征。

两个远征

2013年6月16日

当我问萍儿2015年雷励中国贵州远征刚结束的时候是什么感想,他说:“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夏令营!”,“中期结束的时候感觉雷励有些被神化了。”萍儿说的不无道理,但是其实现在的所有的青年活动都在努力让自己被神化,被追捧,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关键的是,在褪去光辉后,我们在里面究竟收获了什么,雷励是一个契机而已,不是神一般的存在。萍儿说:“不知何时,更有勇气做一些事情!”

2013年7月14日我从上海出发坐上了前往贵阳的K111列车,当时一直背着我的小熊,希望有队员可以看到,可惜了,我一个人坐硬座到了终点。下车后才发现这一车载了三四十个雷励队员。在路上被韩明杰撞见,就叫我跟他们一起去挤如家,第二天一起坐包的大巴去贞丰大本营,那晚我们在好像是解放路的如家酒店里聚了三四十个队员,当时的八月一直拿着摄像机录视频,大家的自我介绍到现在还记录在她的网盘里,也想不到后来我们成了B阶段队友,后来我们一起做了两年远征义工。那晚已经忘了和谁一起在贵阳的街边喝着难喝的茅台啤酒撸着串。但是那时青涩的我真怀念。

是的,这就够了,我觉得雷励是一个连接,这个连接,连接了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区,甚至与本我。我们从其中汲取力量,然后更好的面对此生此世。

第二天我们一起坐上大巴前往大本营,一路上大家都在交流,当时花生坐在我旁边,我一直在听他们议论什么706啊,立人啊,然后默默的记下,我当时的世界太狭窄了,原来外面那么好玩。后来大家一路上看到贵州的山山水水惊叹不已,看来大家都没见过这么多山,这么多水啊!

萍儿说对其影响最大的是雷励的理念,这在坦桑尼亚后又一次被证实,当贵州远征后他在不断的践行雷励的理念,以及在雷励学到的东西,四步学习法,三圈理论,这些在我看来也是很理论化的东西,其实当你融合在自己的生活中的时候真的是受益良多的。

不知开了有多久才到贞丰县者相镇牌坊前,看到雷励旗子的那一刻,总部的义工比我们还兴奋,毕竟等了好久了,然后大包小包的检查,称体重,测量,拍照....之后十几个人一小队前往三岔河大本营。当时的大本营蛮漂亮的,虽然不是很豪华,但是环境很好。

为什么去坦桑尼亚?

那时的阿布还是很干净的,那时的分队是随机抽签的,那时的分领队是扯红绳看缘分的,那时的夜晚抬头就是闪亮夜空的银河......

萍儿说当雷励贵州远征结束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很有可能去雷励坦桑尼亚远征,尤其是当2015年的远征队员国强去了国际远征后,他就更坚定要做那一届去坦桑尼亚远征的第一人。

2013年8月19日

比较搞笑的是他一直纠结是不是要暑假去,毕竟现在是论文答辩阶段,但是当听说我也要去坦桑尼亚远征,他就决定要比我先去,因为如果我们俩认识的在坦桑尼亚,一定会缺少很多和其他队员沟通的机会了,挑战也会小很多。说的蛮有道理,哈哈。不过也给我很多启发。

大本营的三天并非美好,大家相处还是会有矛盾,冲突,所以我当时还在思考要不要退出,后来没想到李仪比我先哭,当然我也没想到后来她对我而言会那么重要。当时的我们在Tango阶段的最后一个夜晚,演了没节操的话剧,长了很多歌,被泼了很多水后,在黑暗中坐在一起享受这最后一个属于Tango的夜晚,因为被Gari从头开始浇了一盆水,所以头发都湿了,随便甩了甩,然后随意的带上了发箍,发头发放在后面,当时队友说这个造型很文艺,很成熟,所以我接下来三年基本都是这个造型。Tango那晚我们各种老司机开车,聊了很多两性话题,当时有人说“在立人是谈人生谈理想,在雷励是前两天谈人生谈理想,之后都谈性爱!”,哈哈!我没想到之后我和这两个组织都有了扯不断的羁绊。

萍儿说在上飞机前他一直在想要不要写一份遗嘱,害怕回不来,并坚定地说,即使可能回不来,也要为自己的信仰去死。虽然有点幼稚,但是也恰恰反映了他的内心世界里的追求与梦想。希望他永远都这么单纯的为着“信仰”去前行。

再后来,分完小队,觉得最不可能和我再分到一个小队的诗涵竟然分在了一起,我可是专门写了一封“情书”表示就此别过的,而且就给她一个人写了。更不会想到其实我们三个队都是在一起的。户外阶段第一项就是骑行,骑着首批新车感觉不错,那时候穿过大街小巷,爬过绝望坡,下坡一时爽,上坡火葬场。A5,A6一起骑行,偶然间认识了另一个小队的小不点,她曾是我最初适应雷励的依靠,虽然在大家看来是我一直在照顾她。我们一路骑行,我们俩的合照却只有一两张,不过有回忆就好。之后从万峰林徒步去探洞,本就近在咫尺,却被我们绕了一天,夺走了十公里,我们的领队33和广东一直都是棒棒的,也是在去探洞的路上,33很简单的帮我做完了PDJ,哈哈!

非洲是一个可爱的地方

探洞的日子感觉就是潮湿,雨一直下,没完没了。我们都已经习惯到躺在泥里面睡觉了,当时的洞主是大头,未曾想过后来他是雷励的远征总领队,记得当时我们因为下暴雨,洞顶有一部分是漏天的,所以参与都被泥水弄脏了,也没水洗,大家晚上抱着一盆板蓝根传着喝,当时大头可嫌弃了。抱歉,这违反雷励规定了,哈哈。

萍儿刚去到坦桑尼亚远征的时候,对自己的要求是不犯错。很东方的思维,但是他要面对的是来自西方的队友,所以当第一天的时候他就遇到麻烦了。当时选Day Leader的时候,义工觉得应该让领队先做leader,然后以此为模版,但是耿直的萍儿觉得我们是来体验与成长的,要践行雷励国际的Get Out There(走出去)的,干嘛要有一个模版?所以他反驳了领队,然后主动担任第一天的Day Leader,虽然挺赞的,但是,要知道作为一个口语不好,对国际远征的细节不熟悉的人来说,是完全没考虑到之后的事情的。

2013年7月20日

所以当第二天徒步的时候,他是一脸懵逼的,义工提供了指南针和地图,指南针使用不熟练,地图看不懂,语言也不好,其他的信息也没有,更关键的是下雨了,我在想当时萍儿的心里究竟有多少只草泥马在奔腾,哈哈。作为参加过贵州远征的萍儿来说,队员的关系很看重,所以希望做一些活动来让大家彼此亲近,但他又担心在外面大雨,棚里漏雨的情况下会影响大家的情绪,怕大家对他有意见。不过幸好,大家很配合,也玩的很开心,最后离开的时候大家最怀念的就是这个夜晚。

还记得当时经过几轮的队员驻扎,漏天厕所处处是雷啊,我们队就掩埋了所有地雷,然后挖了两个五星级厕所(还带鹅卵石的),供之后的队伍使用。

第二天好像又做了Day Leader,萍儿又带领大家玩了贵州远征时候的“国王与天使”,这个游戏无论在什么组织,什么场合都有神奇的功效,它让小队的感情进一步升华。

之后我们收拾行囊,徒步回万峰林景区,一路上都很惊心动魄,在悬崖峭壁间逼的山羊走投无路,我们就在悬崖上看着雷声轰隆隆在耳边炸裂。走过红土地,穿过密树林,还在悬崖上文艺的写日记。也记得从稻田间走过,看路边车来车往!那时的生活真像一首诗,而且是一首行走的诗!

萍儿在两天的过程中收获最大的是“不要以不犯错为目标”,我们在社交中总希望我们表现的是最完美的样子,但是往往事与愿违,最好的不是完美,是那一点不完美让我们在将来怀念。所以我跟萍儿讲起了曾经的雷励总领队阿布的话:“没有遗憾,就没有怀念!”

这一路波波(功夫熊猫)总是给我们讲黄段子,逗我们笑,还总是玩高难度动作,虽然他是个胖子,但是我们也觉想不到那么善良的他在那年的冬天离开了我们,他还那么年轻,还有个小女儿。

萍儿说那里的人太可爱了,以至于你无法生气,因为文化差异的原因吧,在徒步阶段大家并不想背公共物资,所以耿直的萍儿就自己默默承受着,当他问其他人可不可以背时,大家都说背包太重了,不想背,但是当他去提别人的包时发现很轻很轻,所以他就很生气,但是又想是不是文化差异,导致如此,所以就没有发脾气。但是心里面还是有怨言的。但是当大家和他开玩笑,聊天,说话时,他又会觉得大家太可爱了,根本不想发脾气,尤其是黑人哥们,哈哈哈哈。

徒步的路上一直都有歌声,是曼曼的杀猪叫,但是曼曼,我的老乡,唱歌很好听的,徒步的当地向导蔡叔就一直鼓励曼曼去参加中国好声音。那时徒步的终点是蔡叔家,我们坐在电视机前的地上,沙发上看中国好声音,我们已经隔绝电视,手机,网络好久了,都觉得好兴奋,感叹连益达的广告都已经换了。那晚是户外的最后一晚,蔡叔和波波给我们做了酸菜鱼,然后聊了很久的天,当然黄段子咯。

东西方的差距确实是有很大影响的,但是因为非社会学专业人士,所以不了解具有都有哪些影响。萍儿说当最后分开的时候,大家都是开开心心的,只有他哭的跟条狗似的,哈哈,东方人也许就是这么重感情吧。他在那里感受到东方人喜欢集体观念,西方人追求个人主义,但是呢,当大家相聚在一起,依旧会融合,但成不了一个中国式的集体,不过这样就够了,我们的社会是趋于包容的,无论是怎样的状态,萍儿在非洲也接受了跟多不一样的事物与想法,这就够了。

第二天我们坐车回到了大本营,在车上,旁边的小姑娘一直嫌我臭,所以捂着鼻子看窗外,哈哈。那一天我们就要分开了,而且领队33和广东,队友晶晶要离开了。33和广东从那时离开,到现在一直都未曾再见面,即使不久前我去了重庆,但是不巧,广东第一次见岳父,我当然得成全他了,所以就没有见他。

萍儿说在坦桑尼亚远征的感受会比贵州远征好一点,至少目前他是这么认为的。那里的义工都很专业,那里的人都很好,那里的包容度更大,那里很安全,我们可以在那里犯错,在犯错中成长,在交流中重新认识自己以及这个世界。

2013年7月25日

此刻的萍儿已经回到了北京,回到了最初的地方,回到了新的路途中,他会有怎样的未来,怎样的梦想,我想他已经很清楚了,虽然也会迷茫,但是记得四步学习法,记得知行合一,迷茫不过是短暂的。期待你在非洲感触最深的那些拥抱,都会在未来某一天你重新回到那里拥抱新的人,也期待当你回到最初的地方,拥抱过往,拥抱未来。

changover那晚,我们依旧湿身,依旧无节操,依旧欢声笑语,因为离别的事情都在第二天,那晚我们十几个人挤在一个屋子里,静静地躺着,梦里还在笑着呢。但是第二天,一切都不一样了,分完队后,大家相拥的那一刻都哭了,在一起半个月,一起吃,一起睡,一起骑车,一起徒步,一起唱歌......忽然要分开,舍不得,尤其是我们又要去结识新的队友,开始新的故事。

不久后,我也要去见你那些可爱的朋友!

哭过后还是要出发,看着队友跟着小队出发了,我们只能在后面声嘶力竭的大喊,祝你们幸福,那么真诚,又那么难过。我,诗涵,还有一鸣在一个小队,一起骑行的卓玛,狗娃还有雅慧也在,领队是强哥,还有不靠谱的延延。为我们的项目地是必克村,也没想到15和16的大本营都在这里。在必克我们挑水,洗衣服,搬砖,铺路......那时候真叫累啊,铺了两条路,好长好长的路,很有成就感,因为这条路上有我们的汗水,感动的泪水,当然还有我的血水,哈哈,当时不小心被砸到了,人生第一次缝针,其实只缝了一针,就是在必克村缝的,其实并不疼,当时被砸时我一直在笑,因为没感觉,用手套捂着,当坐下后一拿开手套,血一下子流了一脸,看着大家惊慌失措的样子,我实在忍不住发笑,因为确实不疼,但不知道为什么流那么多血,而且其实只流了那一下而已。每天早上包工头就来学校催我们上工,我们就无精打采的去搬砖,有时候又特别兴奋就拼命的干活,反正就是累并快乐着。那时还有阿婆,帮我们挑水,请我们吃三色糯米饭。那时必克的阿婆们,在之后我来这里一眼就认出了我。想念那里,那个安静优雅的小村落。

我们最后在八月大导演,诗涵大编剧,卓玛大舞蹈家的指导下拍了《孙悟空》,我们都很喜欢五月天,所以我们留下了一个可以无数遍翻看的视频,每次听五月天演唱会,大家就会期待这首歌,“如果要让我活,让我有希望的活......记得找我,我的好朋友......”

2013年8月18日

半个月后,我们离开了必克,回答了大本营,在最后的闭幕式上唱了我们的孙悟空,大家演着各种只有自己小队理解的话剧,然后自嗨起来了。那一晚我们终于有了软软的床,有了网络,有了手机,但是我们却选择了在走廊里烂醉如泥,这段故事是一场梦,大家不愿醒来,不愿说再见,所以当闭幕式时,阿布说“你们的远征结束了!”时,《再见》响起来了,然后手足无措的我们一个个涕泗横流,相拥着回忆过去了的远征故事!

那一晚喝了好多,记得在地上爬,李仪坐在我背上我就动不了了,然后就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我还在地上趴着,而波波则一个人在走廊里趴着。看着大家坐上大巴离开,我坐在地上哭,也不知是酒喝多了难受的哭了,还是舍不得的哭了。

后来我们在贵阳火车站附近的酒店里住下,送走一个又一个人,送完了这美丽的故事。之后我们有无数次相逢,都不及那次最爱你!

后来我们经常聚会,在南京,在上海,在北京,在泰山,在香港......最大规模的一次聚会就是13年10月30日我们一起过的雷励五周年年会,在乐队的伴奏中我们尽情歌唱,玩耍......而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这么多人聚在一起了,之后我们开始在全国各搞起宣讲会,招募14年远征队员,当时我认识了肉肉,我们在上财做了一场宣讲会,也是唯一的一场吧,肉肉也做了我的队员,而且在14年参加了马来西亚远征,当15年4月我们在咖啡馆通宵时她说很感谢我是她的领队,那一晚我听了她完整的远征故事,才知道她是多么的不容易,经历了那么多。她也让我释怀,我一直觉得我当时没有做好她的副领队。那年春季,我做了三场甄选营义工,第一次做了副领队,第二次做了青年营领队,第三次做了后勤,做青年营领队最惨了,下暴雨,手机就挂了,然后整场甄选营之友五个义工,其中一个总领队,一个后勤,三个领队,哈哈哈,不过也是那场甄选营,让我对青年营没了偏见。当时的依霖,思维,Johnathan后来都参加了当年的远征,看着他们的改变感觉很开心。

2014年4月3日

当时脑子抽风在微博上扬言转发我的微博并对我说“聪聪,我爱你!”达到250个我就去做14年远征义工,当时我也看到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人说的那句“聪聪,我爱你!”哈哈,挺奸诈的我。虽然没到250,但是他们又在微信朋友圈里要求拿集赞顶替,我当时已经决定要去了,所以就没多说什么,哈哈。

14年6月23日我再次坐上K111列车到了贵阳,然后赶往大本营,24号走进大本营,阿布还在锯木头,艺杰不知道在哪,大头还在山上。前几天我们就是在贞丰县城和大本营之间来回,我这次做后勤主管,所以琐事很多,后来粥总来了,一直给我压力,说13年的戈总做后勤主管很厉害,哈哈,幸好14年结识了德基饭店老板,真是者相镇的人脉王,帮忙搞定了所有麻烦事,因为和他儿子关系不错,所以推荐了他儿子作为本地学生参加雷励青年营远征。

那年远征虽然有不愉快,但是整体还不错,我和队员的接触不多,也没办法深入,所以只是认识了所有义工,当时勤奋好学的酱姐,爱花爱草的大静,幽默直率的博士......正因为有他们,我才觉得那年的远征很美好。

当时也认识了晕叔的朋友铭通,一个很棒的摄影师,14年的摄影师团队太过豪华,连领队们都有很多是经常玩摄影的。而那一年也发生了类似的事,铭痛在10月因意外去世,当时真的想都不敢想,因为他还说要邀请我和晕叔去宁波喝酒呢,他的女儿是青年营队员,所以铭通很喜欢雷励。

2013年8月18日

那年的小故事也很多,主要的还是我,艺杰,还有粥总在大本营里和阿布斗智斗勇,偷偷溜出去骑车兜风啦,骑车回必克看望队员啦之类的,那时还和八月一起到必克住了两三天,跟着队员玩,上工,一起去阿婆家吃三色糯米饭。很开心当时队员们说我们在的那两三天是他们最开心的时刻,哈哈。

那年的远征之后我个人也有点情绪不稳定,所以没再接触雷励,而是闭关读书了,直到半年后。

2015年4月,偶然间报名了雷励的IW,那时已经不叫甄选营了,当时参加的是008期IW,我做了夜间项目领队,主要负责夜间项目,当时带了一个小队,给他们讲鬼事,玩各种随机的游戏,因为是夜晚,其实他们第二天醒来后都不知道我究竟是谁,只能凭声音猜测,也正因为那次体验还不错,所以我又回到了雷励的圈子里。所以那年暑假,在我百无聊赖之际,粥总也百无聊赖的在大本营洗衣服时,她打电话说服了我去做义工,我也没报名,直接买了张第二天早上的机票,屏蔽了雷励大本营的工作人员,然后发起朋友圈燥起来。

第二天早上8点的飞机,10点半到贵阳,然后发现贵阳的汽车站搬了好远,而且等我到汽车站时就下起了暴雨,没赶上那班车,幸好加了一趟末班车,所以我就在风雨中坐上了贵阳到贞丰的大巴,抵达贞丰县时已是夜晚,雨还下着,我在十字路口看着周围,回想13年我们在这里发生的一切,14年我和义工们逛过的超市,买过的姨妈巾。然后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2014年3月25日

那年的大本营在必克村,而三岔河民族风情园已经被推平,准备搞旅游开发了,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那里可是放着三十多缸85年酿的酒呀。

打出租到了必克小学,然后当时15年远征开幕式刚结束,大家都在屋子里开会,是Jamie听到敲门声来开门的,当时天太黑,她通过门缝问我是谁,我说我是远征队员,她问叫什么,我说叫周鹏,然后Jamie一句话不说就开了门,然后就往回走了,走了十几步才回头问“你是聪聪吧?”哈哈。

那一晚我的到来,大头说打乱了他的计划,他说要是我说一声他就可以早安排,自己就可以不用参与培训了,因为他太忙了。可是我就喜欢这样玩,哈哈。之后我的任务就是培训,我这么无节操的培训我自己都害怕,不过队员开心就好。我的另一个任务就是逗大本营的工作人员笑,当时我觉得太无聊了,所以觉得大本营得多点氛围,就开始勾搭不认识的工作人员,爱哭的君君,后来天天笑的合不拢嘴,瓶子作为压力最大的后勤主管,我相当理解,所以就和她聊天很多,大头事太多我顾不上,土豪自己都可以解决,嫣姐我俩就回追《花千骨》,然后聊剧情.......

看着队员离开,我很开心,因为大本营需要安宁,需要文化建设,楼顶烧烤可惜只有那么一天,后来青年营队员来了,又一个雷励新招的工作人员高清来了,后来因叶子姐的一句口误,她有了葫芦娃的外号。

2015年8月

那年我其实就想安静的待在大本营里逗逼,可惜事与愿违,当时因为缺义工,粥总要准备去英国留学的事,所以需要有人带一下下半程领队,我当然不愿意咯,因为我就喜欢大本营小队,哈哈,虽然八月,校长,奶鑫都来做义工了,可是还缺一个,我觉得这就是命,当时八月在楼顶问我为什么不想做领队,我说我其实就是舍不得13年的故事,我不想和小队很深的感情,我可以做甄选营领队,但远征领队,我办不到,这其实也是我做了两次甄选营领队后再也不做的原因。那一晚真是回忆杀都用上了,所以我下了楼说还是让我来做领队吧,那一晚我们一直讨论到凌晨四点才搞定下半程的义工安排,小队安排,结束后我躺在冰凉的地面上睡了,醒来就是八点的分小队。changeover最深刻的还是我和几个单纯的队员聊天,说我是82年的,女儿都三岁了,要不是手机没电可以给你们看我女儿的照片,结果这群单纯的孩子就真的信了半个多月。

我们小队被分配到了弄洋,这里也是13年的项目地,还有当初的墙绘。这里啥都好就是没信号,蚊子还多,所以我身上现在还有被蚊子咬后抓的伤疤。在弄洋,一个最偏远的项目地,最近的热闹的集市也坐车近一个小时到山下,所以我们生活的很不容易,好在这里有更好的风景,有流星,有落霞。和搭档艳姐一起带着这群队员玩,有时候还真感觉自己老了,好在我的催促下,我们还是完成了一个项目呢,为学校建了一堵挡土墙,我就是希望他们可以负责任,可以善始善终,然后做出点什么,以后可以有个完整的回忆,可以不留遗憾。虽然最初我对他们的消极怠工很不满,但是后来彼此也慢慢配合了。

大家一起结对互相洗脚,洗头,玩国王与天使,感觉真的很开心,也许因为我对13太过于想念,所以我无法投入15远征,我做的不是很够格,但是如果给你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带来了一丝改变,我也就满足了。

2015年8月

远征后,我还是忍不住就又和雷友们搞起了雷励上海站,晓哥,红姐,韩老师,迷路,山茶姐我们六个人就那么踉踉跄跄的建起了雷励上海站,虽然现在还不是很好,但是我们在努力,15年10月创站,晓哥忙了好几场宣讲会,然后还有15年圣诞大趴,很高兴认识晓哥,虽然远征时完全不知道她,但是在上海站发现晓哥是个很好玩的女汉子,我们一起从北京浪迹到香港,各种搞笑,当然是我搞笑啦,我这么不注意形象。

2016年也是好几场宣讲会,还有鸡蛋的暴走,把晓哥给累坏了,现在晓哥已经到英国深造了,希望她一切顺利,欢迎以后回来玩,没事,你走的这段时间我们会继续加油,等你回来,将是更成熟,更丰富的雷励上海站。也感谢山茶姐在14年见到我后就一直很信任我,我做的不好的地方请见谅。谢谢红姐一直在维护上海站,我情绪不稳定,所以很多事情总是拖延,没有红姐,还真不行。韩老师也是个热心肠,迷路大哥人很好玩,以后多带我们玩。

2015年12月26日

我在雷励收获了很多,有过爱情,有过幸福,有过感动,我觉得我现在的方方面面都跟雷励有关,曾经想要脱离雷励去开始别的生活,尝试之后才意识到,其实没必要刻意避开,既然和它有羁绊,那就一起成长,我们都不是完美的,我们却都是充满希望的。

如今16年已经快到尾声,我开始新的征程,报名了17年暑假的坦桑尼亚远征,希望我可以继续保持年轻的心态来感受这个过程,我希望可以重新在体验筹款时把这段感受记下来,希望自己的经历可以对筹款环境有所改善。我希望自己可以努力的突破自我,尝试不一样的,自己曾经不敢做的事情。我希望可以利用自己的才能创造一些对社会有价值的东西,让这个过程不再是一个人的娱乐,而是有意义的经历。

正直,勇气,探索,魄力!雷励的四个核心理念,我希望我可以一直坚持!加油,新的征程,加油,我的雷励故事!

我的雷励故事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mgm官网发布于公益,转载请注明出处:贵州之后又非洲,还在完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