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心被中国取代,北京差点中招

2019-10-10 06:23 来源:未知

摘要: 南海问题并不是中美之间的问题,美国一些人在南海问题上频频挑事儿,根源上还是因为他们对中国抱有战略疑虑,总是担心中国有一天会取代美国。两会期间,一些国外媒体的目光还是围绕着南海问题转。有的人带着惯有的偏见,拿中国主权范围内的正常举动说事,同时不遗余力地炒作一场走了调、变了味的所谓仲裁。中方的回应有理有据:“中国不是在南沙最早部署武器的国家,也不是部署武器最多的国家,更不是军事活动最频繁的国家,‘军事化’的帽子扣不到中国头上,有更合适的国家可以戴。”事情的是非曲直其实并不复杂。中国根据国际法赋予的权利在自己的岛礁上建设了一些必要的防御措施。除此之外,中国建设更多的是民用设施,是为了向国际社会提供公共产品。南海航行自由非但不会因中方举动受到影响,反而会得到更好维护。至于菲律宾发起的所谓南海仲裁案,中国早已严格根据国际法相关规定作出排除强制性仲裁的政府声明。菲方继续不合法、不守信、不讲理的言行,除了进一步暴露闹剧的幕后指使和政治图谋,不会改变大多数人对事情本身的公道看法。在南海问题上,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意志坚如磐石,不是中国的,一分不要,该是中国的,寸土必保。对于这一点,任何人都不应心存侥幸。与此同时,中国愿意同有关国家通过直接商谈和平解决争议,并同南海沿岸国一起努力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中方的思路体现了解决问题的诚意和智慧。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不久前就对媒体指出:“我们不相信战争,我们认为还是通过谈判找到和平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比较好。”一段时期以来,美国一些人在各种场合大谈所谓中国“军事化”南海,试图渲染一个不断对外扩张的中国,并以此为借口屡屡派出先进舰机,企图搅动原本稳定的局面,并为闹事者撑腰。《纽约时报》9日直白地写道:“当‘约翰·C·斯坦尼斯’号航空母舰及4艘其他美国军舰上周驶入南海进行所谓的例行演习时,该行动发出的信息是明确的:美国是这个地区的主要军事力量,并打算保持其主导地位。”然而,没有根据的“叙事”必定有破绽。就连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刊登的一篇文章也认为美军方的逻辑太过牵强:“中国的领土主张自1949年以来几乎未有改变。中国提出的主权要求的范围和特点不足为奇,而且大体上与其他国家的做法相一致。当前的领海争端出现在中国国力和海军实力增强之前,任何认为中国因为觉得自身变得更加强大而扩大领海主张的设想均没有事实依据。”南海问题并不是中美之间的问题,美国一些人在南海问题上频频挑事儿,根源上还是因为他们对中国抱有战略疑虑,总是担心中国有一天会取代美国。有学者指出,南海问题不是美国加强与中国竞争的起因,而是结果,“美国只是在用‘狼来了’的策略吓唬东南亚国家,以使这些国家投入到美国的政治及军事怀抱中”。显然,基于这样的盘算,是无法看出完整的“利害清单”,也感受不到地区国家心愿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就曾强调,地区国家希望避免不得不选择支持或反对一个大国的事情发生,与承载着意识形态负担的冷战不同,这里关系到的不是一场零和游戏。中国一直在为南海和平稳定做出各种努力,中国有信心、有定力也完全有能力与东盟国家一道,确保南海的和平发展大局。如果有人执意想把南海搅浑,把亚洲搞乱,中国不会答应,本地区绝大多数国家也不会允许。

图片 1

3月初,美国“斯坦尼斯”号核动力航母,两艘巡洋舰“安提塔姆”和“莫比尔湾”号,两艘驱逐舰“钟云”和“斯托克代尔”号以及第七舰队旗舰“蓝岭”号指挥舰组成航母战斗群进入我南海,使美国在南海军事化行动加剧。在“两会”解放代表团中发出了坚决维护领海主权的铿锵声音。外交部声明:美国将南海“军事化”希望美国不要进行别有用心的炒作,要多做有利于地区和平稳定的事。美国正在使南海军事化升级南海“军事化”。这是过去两年美国涉南海表态中出现频率越来越高的一个词。美国的逻辑是,中国在南海“填海造岛”是用来进行军事部署的,中国的军舰军机出现在这里就是“军事化”,是引起南海紧张的一个根源。王毅指出,中国在自己的岛礁上建设防御设施,是履行国际法赋予的自保权,“军事化”这顶帽子扣不到中国头上,有更合适的国家可以戴。事实上,美国戴这顶帽子最合适。不论是先进舰机游弋飞越南海的数量、频次,还是海空军战略性部署的调整,或者是明目张胆地炫耀武力,在南海搞“军事化”的标签贴在美国身上倒是毫不冤枉的。美国早在南海岛礁主权争议产生以前就开始了南海“军事化”行动,一度曾在菲律宾苏比克基地部署过四五个航母舰队。美国直至今天,也未放弃在南海“军事化”的行动。美国一直在菲律宾保持着一支强大的军事力量,在泰国和新加坡也一直有军事部署,并且每年定期在南海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给南海周边国家造成了威胁。

2010年,美国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上向中国的发难。当天,希拉里根据事先准备好的稿子,大谈南海与美国国家利益的关系,声称美国在维护南海航行自由方面拥有“国家利益”,在南海问题上反对“胁迫”,反对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中国一开始就阐明了立场:南海航行自由从未受到影响,中国一直尊重各方按照国际法享有在南海的航行与飞越自由。只是,美国及其跟随者为了自身私利,选择性忽视中国立场,不断借题发挥,制造舆论泡沫,美方甚至还用军机搭载记者飞越中方南海岛礁、美军太平洋舰队司令搭乘侦察机巡视南海,借此推动舆论、显示自己的航行与飞越自由。美方经常提到南海是太平洋与印度洋之间的重要航道,每年大批货船途经南海,维护“航行自由”至关重要。美国在此拥有重要利益,因此关切南海问题,进而指责中国的言行影响到南海“航行自由”。事实上,航行自由在南海从来不是问题,不要说商船,就连美国的军舰军机,按美方最近的说法,“在中国南海例行运作已有数十年之久”,“单单2015一年,美太平洋舰队的船舰在南中国海航行的总天数相当于700天”,这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美国舰机长期在我南海侦察,甚至侵犯我领海领空反而说我影响了美国自由航行,这岂不是强盗逻辑。美国没有签署国际海洋法公约,对各国12海里领海主权不接受,由于美国有强大的军事力,规不规定领海权美国都能确保自身安全,没有人敢侵犯美国的海洋权益,所以美国就利用国内法规定的3海里领海权,来挑战国际法规定的各国享有12海里领海权,用自己的坚船利剑去破坏国际法,并反过来倒打一耙,说别国维护领土主权影响了美国的“航行自由”,这将美国的霸权表现的淋漓尽致。为实现遏制我国快速复兴的目的,实现其“亚太再平衡”战略,在驱使小伙伴不给力的情况下,自己赤膊上阵,不惜使南海问题进一步恶化。挑战中国在南海的主权与海洋权益。王毅指出,“航行自由不等于横行自由”。横行而又不想受阻碍,这是霸道逻辑。近几年,美国谈南海问题时言必称国际法,要求中国尊重“法治”,并策划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案”,一再要求中国接受裁决,声称国际仲裁庭的裁决对菲律宾和中国有同等约束力,似乎中国在南海不按国际法行事。相反,美国成了遵守国际法的“典范”,可是美国却故意绕开了一个重要事实,中国不接受南海仲裁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赋予的正当权利,完全是在依法行事。菲律宾在美国策划下放弃“南海共同行为宣言”和“中菲越海上共同勘探协议”,单方推进仲裁案,显然借“仲裁”制造南海事端,中国当然恕不奉陪。南海问题本不是,也不应该成为中美之间的问题,但近年来美国的所作所为却正在把这一问题演变成中美之间的麻烦。美方这样做,其背后最根本的逻辑是,中国如果掌控了南海,就掌控了西太平洋,进而将威胁到美国在亚太甚至整个世界的霸权。 正如王毅所指出的,中美摩擦的根源是,美国总有一些人对中国抱有战略疑虑,总是担心中国有一天会取代美国。 但中国不是美国,无意取代谁,美国不要动辄套用美式思维来判断中国。否则,这将是美国历史上又一次重大对华战略误判。美国的上述逻辑是有害的,在南海是行不通的。“斯坦尼斯”号航母我战斗群硬闯南海与日印共同组织军事演习,除了显示美国海上力量强大,虚张声势给盟友打气,达不到任何目的。美国这么些年没少派航母到南海炫耀武力,1996年为支持李登辉搞“台独”不是也派了多个航母战斗群吗,结果我进行导弹试射,美国航母战斗群迅速后撤200公里。这次派战斗群又能达成什么效果呢?还不是惊呼“从来没有看到过中国有这么战舰将航母战斗群包围,”我子侦察船监视其行动,美舰连雷达都不敢开机。所谓中国舰船包围也只是其做贼心虚,我海军是执行正常防卫任务,防止美舰再次“误入”我领海。由于美国的干涉,南海问题变得愈加错综复杂,解决起来不会一蹴而就。中国应有耐心、有诚意也有信心,处理好南海问题。承诺各方依照国际法享有南海航行与飞越自由,强调中方愿与东盟一道共同维护南海航行与飞越自由。同时,中国也会坚守自己的底线,维护南海的主权。王毅外长说得好,在南海的舞台上,潮来潮去,“历史终将证明,谁只是匆匆过客,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中国的表态有理有节,既有足够的弹性,又展现了和平解决争端的诚意,还体现了管控分歧的务实。“不容许任何国家搞乱南海”严正立场,镇住了个别国家拿南海航行自由兴风作浪的阴谋。我国强调用政治、外交和经济手段双边解决南海问题,不使冲突矛盾升级。这符合中国与东盟的共同利益,也答符合历史事实;更何况中国还一再强调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事实上,美国炮制的“南海航行自由问题”,除了日本等个别国家,真正的响应者寥寥。从容应对掌握战略主动权美国把南海作为武力挑战中国最理想的地点,频频主动挑事,炒作南海“军事化”,是经过对中国周边形势分析、评估和精心设计的。南沙群岛距大陆过远,军事手臂刚刚够到,军事控制的手段有限,力量不多富余;南海域内国家众多,态度不一,东盟多数国家希望美国军事力量存在,给美国提供用力的支点,与我形成“平衡”。如果南海问题升温,发生军事冲突,我付出的代价较大,结果也不一定理想。南海是我“海上丝绸之路”新一轮对外开放的主要战略方向。美国亲自出马,与我直接对抗,企图破坏我“一带一路”的战略规划。习主席年初访问了中亚北非三国,巩固发展了我与这一地区的战略合作,伊朗已宣布放弃石油美元,沙特也在尝试用人民币直接进行石油结算,这样必将削弱石油美元的地位和作用。

1973年建立起来的石油美元所享有的造币权将受到新的考验。石油美元是美国赖依,是统治世界金融的基础。美国短视利用石油打压俄罗斯反过来伤及的不仅是俄罗斯也包括美国的中东盟友,迫使其盟友相背而行,最终伤害的是美国自己。美国在南海制造矛盾是一个圈套,美国企图制造中美国南海冲突,缓解美元的压力,并利用美国自己掌控的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由“稳定”调整为“负面”,打压人民币国际化和我建立亚太命运共同体宏伟计划。我在南海既不要随美国意图轻易发起冲突,又要坚决完成维护领海、领土安全,按照中美双方达成的海上相遇规则行事。同时严阵以待必须做好全胜准备,只有作好了全胜准备美国才不敢贸然轻举行动。在具体做法上,我可以灵活处处置,既可抵近侦察监视,也可开展人民战争,强化海上渔民作业,海警执法,改变岛礁建设节奏,方向,适时派战机进入待战机场,反舰导弹进入直前准备等。更可借美国巡航给我带来的军事威胁,理所当然地续建军事设施,再逐步前推部署兵力。面对美军南海挑衅,我国应始终保持理性、克制与耐心,须具有战略定力,打好南海“持久战”,只要不对我在建岛礁进行直接打击,无论是谁,都拿我没有办法。我仍要坚持斗而不破、斗而不僵,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框架内,坚持不冲突、不对抗,灵活的作好应战准备,要做到战则一举全胜。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mgm官网发布于国际,转载请注明出处:担心被中国取代,北京差点中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