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兰素史克行贿案背后潜规则,含贿药价

2019-11-14 18:07 来源:未知

同一种知名药品贺普丁,在中国的出厂价是142元,而在韩国只有18元,在加拿大不到26元,在英国不到30元……价格悬殊的背后,是相当一部分灰色“营销成本”。5月14日,湖南省长沙市公安局发布消息,历经10个多月的侦办,葛兰素史克投资有限公司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单位行贿等案已侦查终结,进口药价畸高之谜随之揭开。(据新华社5月14日报道)

历经10个多月的侦办,葛兰素史克投资有限公司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单位行贿、对单位行贿等案已侦查终结,于日前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撇开葛兰素史克转移定价等抬高价格的策略不谈,单就其药品国内销售过程中的公关手段而言,就令人触目惊心。身为湖南某市级医院肝病中心副主任医师的李某,每开一盒药,每新增一个病例,都能从该公司医药代表处获得数额可观的“好处”,除了按月拿钱之外,还以“讲课费”名义收受贿赂或接受免费旅游。实际上,在葛兰素史克中国公司内部,对医生“认钱就给钱,认学术就给学术机会”已成为公开秘密。目前查明的情况是,葛兰素史克中国公司为打开销路投入的行贿费用占到药价的30%,每年的总金额高达数亿元人民币。

侦查机关介绍,葛兰素在中国销售的药品大多冠以海外原研药名义,在药品进口前通过转移定价的方式,增高药品报关价格,在将巨额利润预提在境外的基础上,设定高额销售成本用于支撑贿赂资金。

药品不是普通人可以任意选择、货比三家的一般消费品,用什么药,对于患者来说,健康攸关。唯其如此,医生用药的判断只能依据患者治疗需要,企业药品销售只能以质量和效用来说话,任何利益因素都不能掺杂其中。出于私利,让患者用了本不需要的药品、花了本不该花的价钱,这是对患者的欺诈,对医学的亵渎。对当事药品企业、医疗单位、医务人员行贿受贿行为,相信法律必然会给予公正制裁。但就整个医疗体制而言,如何借此案例,剖析积弊,根治医药贿赂,则更为急迫。

中国青年报查询国家发改委官方网站发现,我国目前药品定价机制大体分三种:即国家发改委定价、所在省制定指导价和企业自主定价。其中,前两者制定的重要依据为企业上报的成本信息,相关部门在加上合理的利润之后,从而制定出相应政府定价。

“含贿药价”背后,实质是医疗从业者和药品生产销售企业的利益联手,一些医药企业为了销售业绩全力攻关,不惜违法违规;一些医护人员认为“大环境”如此,“不拿白不拿”;更关键的一点,从葛兰素史克案例来看,不少医疗单位也被贿赂“放倒”,心甘情愿“只选贵的,不选对的”——在以药养医体制下,药价虚高、畸高是对企业、医院、医生都有利,是行贿者与受贿者联手所为。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告诉记者,由于国外药企制药成本难以监管,在提供定价的资料时,企业往往不如实提供成本信息,成为业内“潜规则”。

让药品回归合理价格,必须加强相关职能部门的监管,依法打击商业贿赂等不正当竞争行为,营造公正市场秩序,对跨国药企,更有必要对其产品全球售价进行科学分析、成本比较,而不是企业报什么就批什么价格。与此配套,更需要医改进一步深入,摆脱对以药养医的依赖,比如建立更加灵活但利益与责任更加匹配的医护人员薪酬制度,实行医生、科室用药统计公开制度和审计制度等,只有当医务人员、医疗单位“不敢去拿”、“拿着烫手”,医药企业“送了白送”、“无须去送”的时候,药价的“虚火”才会“退烧”。

“但这并不是国外药企能漫天要价的原因。”于明德指出,如果要价过高,医院完全有理由拒绝采购它们,“但恰恰相反,现状是药品越贵,院方越欢迎。”

这背后存在着怎样一种畸形的供需关系?

于明德表示,国内现行的“以药养医”制度,医生靠开处方作为一大收入来源的现象,才是这些国外药企敢于给药标出“天价”的原因。“药价越高,医院获取的利润越高,开出处方的医生个人收益自然也越大。”

某跨国医药企业内部人士也向记者透露,中国医生不凭医疗临床数据说话,开药主观意识太强,给其滥用职权留下了空间。选择能带来更多收益的高价药,自然成为医生“合情合理”的选择。$pager$

正是这样的一条利益链将药价推高,最终损害了消费者权益和国家利益。

出于赚取更多利润的目的,在处方药和疫苗销售过程中,葛兰素下属各药品生产企业、与经营相关的各部门全面参与,建立自营药品销售、外包药品销售、“冷链”销售、大客户团队销售、危机公关五条“贿赂链”,形成了医药代表贿赂医生、地区经理贿赂大客户、大区经理贿赂VIP客户、市场部贿赂专家、大客户部贿赂机构的贿赂网,贿赂销售行为涉及全国各地。

这给葛兰素带来了高额的销售费用支出。据新华社报道,其有3成药费为行贿所用。

“一般而言,药品销售费用占到药价的30%~40%是比较普遍的。既包括了合理销售支出,也包括用来做关系的‘灰色支出’。”于明德表示,像销售人员的工资费用、差旅费和其他必须的杂费,都算合理销售支出,剩下就是所谓的“贿赂”。

葛兰素药价中有3成用作贿赂,在于明德看来,“肯定不是行业中最多的。”他说,根据药品的品种不同,“灰色支出”差别很大。“如一般非处方类,在药店直接售卖的药品就很少涉及贿赂支出。往往在医院由医生开具的处方药里,‘灰色支出’就十分常见。”

在葛兰素案中另一个突出的现象,是其五花八门的贿赂手段。“讲课费”、免费旅游甚至性贿赂,葛兰素为达目的手段用尽。据新华社报道,涉案的医药代表王某说,针对贿赂对象,她的上级主管曾经明示:“认钱就给钱,认学术就给学术机会!”

于明德认为,这些腐败现象背后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建立良好的市场化体制,改革公立医院制度,放开对私立医院、个人诊所的限制,才是根治问题的方式。”

“葛兰素在国外也不是遵纪守法的模范。”于明德还告诉记者,在美国其曾因各种缘故遭受重罚。

面对国内公众长期诟病的“看病贵、看病难”,于明德指出,借本次查处葛兰素之机,应进一步加快对现行医疗体制的改革。“毕竟政府投入再多也不可能把所有事情都办了,给医院充分的、作为独立法人的自主权,让医院去拼价格、拼服务,老百姓自然愿意去价格便宜、服务好的医院看病。最后在医保结算的时候按人头付费,医院的自主性就上来了,医药腐败的现象自然无处藏身。”

于明德说,同时也要严格法律法规,“收贿受贿见一个抓一个。”另外,还要建立良好的激励措施,“让肯于改革、敢于革新技术、让老百姓受惠的医院得到更多的利益”。(实习生 汪泉 记者 徐霄桐)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mgm官网发布于健康,转载请注明出处:葛兰素史克行贿案背后潜规则,含贿药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