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次留学归国人员群像速写,祖国才是游子心

2019-12-09 16:20 来源:未知

黄大年走了,成千上万的留学归国人员还像他一样奋战在各个战线用信念和激情书写中国创新故事——

图片 1

高层次留学归国人员群像速写

来源:《科技日报》2017-07-14 操秀英


“大年,安息吧!您未竞的事业和抱负,我们会继续做好,我们会为此继续奋斗。”在科技部“学习黄大年先进事迹座谈会”上,浙江大学医学院杭州滨江医院副院长田梅哽咽着说。

同为“千人计划”专家,她对黄大年的“惜时不惜命”感同身受,也道出了“千人计划”专家同仁们的共同心声。

今年1月8日,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黄大年,因病逝世。随后,习近平总书记对黄大年先进事迹作出重要指示。

总书记指出,黄大年同志秉持科技报国理想,把为祖国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贡献力量作为毕生追求,为我国教育科研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他的先进事迹感人肺腑。正如田梅所说,黄大年走了,成千上万的留学归国人员还像他一样奋战在各个战线。

能回来做点事是最踏实的

“一定要出去看看,出去了一定要回来。”这是黄大年经常对学生说的一句话。“出去了一定要回来”也正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走出国门这一代人的坚定信念。

在英国公司身居要职、住着带花园的大房子、妻子经营两个中医诊所……这是黄大年回国时割舍的优越条件。事实上,“我们这个年纪在国外的,基本都不会太差,工作和生活都相当舒适。”“千人计划”专家、同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戴晓虎说,“但是,国外再好毕竟不是自己的家,干得再好也是在给别人打工,对我们来说,回国不是偶然。”

正因如此,在2002年被同济大学聘为兼职教授的时候,戴晓虎就动了回家的念头。但由于个人原因耽搁。2008年,中国启动“千人计划”。作为第二批入选者,他告别工作生活了23年的德国,回到母校同济大学。

今年是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回国工作的第十个年头。“2006年当我决定放弃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职位全职回国的时候,有很多人疑惑不解,认为我疯了;可是今日回头看,我想再没有人会怀疑这个决定的正确性。”他说。当年,他的归来被认为是中国科技界吸引力增强的标志之一。

“这10年,我亲身见证、经历、更重要的是亲身参与了中国的高速发展,深切感受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不是一个口号,而是切切实实正在发生的进行时。”施一公说。

没有什么比将自身发展融入并推动祖国进步更激动人心的了。戴晓虎说,他们时刻不忘祖国的培养。“我们常开玩笑说,当年国家得卖多少苹果、衬衫,才能给我们买机票,支付学费,当我们终于有了点本领的时候,能回来做点事,这是最踏实的。”

高水平成果层出不穷

10年前,施一公的实验室刚刚启动。而今,他们于2015年发表的剪接体结构已经登上了国际经典生物化学教科书的封面,他在清华培养的博士生已经在中外研究机构开始独立领导实验室。

10年来,他的科研小组研究进展不断:首次在RNA剪接通路中取得重大进展,为揭示生命现象的基本原理奠定了扎实的理论基础;他运用X—射线晶体学手段在细胞凋亡研究领域作出突出贡献,为开发新型抗癌、预防老年痴呆的药物提供了重要线索……带领中国生命科学研究前进了一大步。

戴晓虎则带着他的水处理和固废处理技术活跃在祖国大地。

我国的污水处理厂每年约产生4000多万吨污泥,由于缺少相关技术,污泥处理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回国后,戴晓虎成为该领域863计划的首席科学家,在污泥和餐厨垃圾处理方面自主开发出系列适应中国国情的新技术。“这几年,大家的理念和重视程度都有很大提高,我们在该领域的研究处于国际领先水平,这些技术在中国的落地也赢得了国际同行的高度评价。”他自豪地说。

在日本和美国留学和工作的10多年,田梅获得了多中心、多学科、基础与临床交叉前沿研究的工作经验。“回国后,我的工作概括起来就是针对重大疾病的分子影像学临床、教学和科研。”田梅说。

分子影像学在中国刚刚兴起。目前诊疗中常用的传统影像设备包括超声、CT、核磁等技术一般都只是给出解剖结构图像,如某种病变的大小、位置等信息,而分子影像则能通过对某种分子的成像,显示病变部位的代谢与功能情况。目前该技术在肿瘤、老年痴呆等人类重大疾病的早发现、早诊断、精准治疗等多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我出国留学前,我国还只有北京协和医院有一台能提供分子影像的正电子发射断层显像仪器,当时日本也只有4台,现在日本有400台,而我国大概有300台,按照人口比例,要达到日本那样的水平,我们至少需要5000多台。”田梅分析,之所以缺口那么大,关键是因为缺专业人员。

所以回国后,除了临床和科研,她最重要的任务是教学。“我给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留学生都讲课,主要教核医学与分子影像、医学英语这两门课。”她说。

每个人都是一个能量球

除了高水平成果,高层次留学归国人员还带来了丰富的学术资源和国际视野。

在田梅的带领下,近几年来,浙江大学医学PET中心通过整合国际学术、教育和技术方面的优势资源,搭建起“杭州国际分子影像研讨会”这一国际交流平台。作为一个国内领先、在国际上影响力日增的学术交流合作平台,带动了国内核医学与分子影像技术研究与应用逐步走向国际舞台。

田梅最关心的是,如何深化国内分子影像领域与国际高端资源的接轨和合作,加快缩小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为此,她积极参与中心同美国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等著名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合作研究以及人才联合培养项目,将科研活动与临床诊治进一步紧密结合起来,源于临床,高于临床,回馈临床。即在临床中发现问题,在科研上解决问题,从理论上总结经验,再回馈到临床应用中。

戴晓虎则发起了大型中德合作项目清洁水创新合作计划。这个由两国近50家单位参与的研究项目获得中德双方科学家的高度关注。戴晓虎的国际合作团队在青岛世园会建成了世界上第一个分质供排水处理系统。

与此同时,他们不遗余力地参与多种能让自己发挥更大价值的社会活动。田梅和戴晓虎都是“千人计划”联谊会副会长。“联谊会每年有不同形式的头脑风暴,还会组织一些考察,为国家发展献计献策。”戴晓虎说。

“我是已经毕业的第一批‘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现在我们一共有2900多名‘青千’,大家刚回国可能都会面临一些不适应,通过国家‘千人计划’联谊会这样的平台,我把自己的经历和经验教训告诉刚刚回国的‘青千’朋友,‘打预防针’,让他们尽快适应国内生活。”田梅说,他们也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联谊交流、协同合作、建言献策和服务社会,“总之,就是希望能尽自己最大努力做一些事。”

田梅还参与组织创办联谊会组织的公众号“科技星空”。“千人计划”里的专家个个都很牛,但他们的研究成果究竟有什么用,普通人往往并不清楚。“我们这个公众号就是要让科学技术走进寻常百姓家。”田梅说,“高技术人才在仰望星空的同时,需要脚踏实地,这样才能接地气。”

6月30日,她带领近百名“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来到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浙江嘉兴,重走“一大”路,“很多人都说,确实能感受到中国共产党的不易,我们国家发展到现在的不易,这种活动能让我们更珍惜现在的条件,也提醒我们要肩负起责任。”田梅说。

编辑:华山

不久前,国家公布的第十四届中国青年科技奖获奖名单中有着一位优雅干练的女科学家,她就是浙医二院核医学专家田梅。她有着令人艳羡的履历,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千人计划”专家联谊会副会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滨江院区副院长,目前同时担任世界核医学与分子影像领域五大学会官方学术期刊编委、地区编委和副主编。她低调谦和,对于自己的成绩不肯多说一句,但有一句话她说了不止一次:“我当初出国就是想着回国报效,我更在乎的是我带给祖国多少成果。”异国求知身怀绝技2000年留学日本时,田梅在研究方向上就选定了当时国内研究水平相对落后的分子影像专业,也就是PET(正电子发射型计算机断层显像技术)。在日本,该领域已走在了世界前列。在日本期间,田梅先后获得过日本核医学会亚太地区杰出青年研究奖,北美放射医学会国际青年学术奖等,曾连续两年获得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国际教育发展奖和学术优秀奖,是当年亚洲唯一连续获此殊荣的人。2006年,田梅应邀前往美国哈佛大医学院附属医院临床放射诊断工作,参与了利用分子影像手段评价格列卫、索坦等新型分子靶向药物的临床试验,其后又受邀前往美国排名第一的癌症医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担任助理教授。在日本和美国工作的10多年,田梅获得了多中心、多学科基础与临床交叉研究工作的经验。尤其在多模式医学分子影像的基础研究和临床应用、干细胞及T淋巴细胞治疗的分子-基因影像示踪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的创新成果,相继发表在本领域顶尖学术杂志。“我当时在国外的生活、工作环境都很好,但总感觉自己应该为国家做点什么,我想这就是祖国对我们这些海外游子的吸引力吧。”2011年,田梅毅然舍弃国外的优越条件回到祖国,扎根浙医二院。“祖国才是游子心灵的故乡。”田梅说。当田梅决定回国的时候,她的外国导师、同行、朋友纷纷挽留。“她具有丰富的知识和经验,我坚信她终将成为中国核医学与分子影像医学的领军人物……”这是美国科学院院士、PET发明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迈克尔·菲尔普斯对田梅的评价。“我热爱我的专业,我为它着迷。”田梅告诉记者,核医学与分子影像医学能够用先进的影像方式显示体内生物代谢等微小生物化学变化,在攻克人类重大疾病方面,例如对神经精神疾病、心脑血管疾病、恶性肿瘤等的治疗都能发挥重大作用,代表了医学的未来发展方向。脚踏实地醉心科研回国后,田梅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通过分子影像研究为干细胞临床转化提供新思路和新方法。她和她的团队发现“中药+干细胞”的疗法在神经损伤的修复与再生上具有良好效果,并通过前期实验验证。美国核医学杂志特地为这项研究发现配发专题评论文章,称这是“老配方+新药物”的新疗法,有望成为科学和医学研究的基石。另外,田梅及她的团队还积极拓展PET分子影像在脑机融合方面的创新应用,发现了控制单侧肢体转向运动的重要脑区,揭示了生物智能系统与机器智能系统的融合的相关作用机制。德国科学院院士、德国马普神经研究所名誉所长迪尔特·海斯教授指出,该研究开创性地提出了脑机融合研究的新方法,将会为随后的临床应用带来重要影响。在研究方面,田梅独当一面,在团队建设方面,田梅也有突出成绩。今年5月公布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上,她带领的团队所研究的“干细胞及转化研究”项目成为全国首批6个试点专项之一,也是影像领域唯一竞争入选项目。但对于自己所从事的专业,田梅也有自己的担忧,她告诉记者,国内高校中这个专业的后继力量相对薄弱,近几年浙江大学医学本科生选择核医学的学生并不多,学生们还不了解这个专业。“其实,核医学与分子影像是当前高精尖的影像诊断技术,已被国家列入‘十三五’期间的100个重大项目,标志着我国本专业领域的重大发展机遇。”为了主动适应国家今后的医疗发展需要,为PET分子影像诊疗培养人才队伍,田梅在浙江大学医学部承担着五年制、七年制、八年制、留学生、硕士班、博士班的教学任务。“可以预见的是,分子影像将成为医疗事业中最重要的一个方向。因为它可以及早地预测、预防和治疗,特别是在精准医疗、脑科学等方面,分子影像将会发挥越发重要的作用。我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加入这个领域,共同发展这个事业。”田梅说。心中有梦使命光荣田梅作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联谊会副会长,还参与组织创办该组织的公众号“科技星空”。“千人计划”里的专家个个都很牛,但他们的研究成果究竟有什么用,普通人往往并不清楚。“我们这个公众号就是要让科学技术走进寻常百姓家。”田梅说,“高技术人才在仰望星空的同时,需要脚踏实地,这样才能接地气。”记者看到,最近一期该公众号推出的文章就是田梅所研究的“PET影像检查技术:重大疾病的火眼金睛”,其生动地描述了PET的工作原理,并将“PET”比喻为“福尔摩斯”,通过介入药物,完成肿瘤等各种重大疾病的检测。在田梅看来,中国发展日新月异,越来越多身在海外的高技术人才准备回国,她认识的就有好几位。“国家如果想吸引这些人才回国,最关键的是要为已经回国的科研人才搭建良好的平台,让正在观望或者有回国打算的人才看到,这样才能坚定他们回国的决心。”另外,田梅还认为,国家应该为女科学家提供更多的机会。“巾帼英雄们的实力展现是国家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标志。”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号角已经吹响,田梅备受鼓舞。她说:“建设科技强国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要保障,也为分子影像创新发展带来了新的契机,使命光荣,时不我待,我们要瞄准世界先进水平,勇于开拓进取,抢占世界科技竞争先机。”(2016-7-1)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mgm官网发布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高层次留学归国人员群像速写,祖国才是游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