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小兵肇事记

2019-12-02 19:25 来源:未知

朱小兵肇事了,他驾驶着自己的那辆奥迪A6,就在文化路的这个巷子里,就在刚刚跟高玲玲道完别的时候。

女人在镇里开了个茶庄。男人在家里无事,一起在茶庄里帮忙。
  
  茶庄门口摆了几张桌子,遇到熟人从门前经过,女人就会很热情地招呼,坐下喝杯茶吧!可是,不管女人多么热情,人们好像对茶叶不感兴趣一样,瞅了瞅茶庄里的男人,转身走了。
  
  不过,村子里到镇上赶集的人还是会到茶庄歇歇脚,喝杯茶,临走时也会顺便买些茶叶回去。
  
  茶庄经营一段时间后,女人发现村里人来买的一律都是三块钱一斤的绿茶,高档一点的铁观音、红茶、乌龙茶、花茶几乎无人问津。
  
  价钱低的东西不攒钱,这是做生意人的共识。茶庄的收入,除了房租、开销,剩不了几个钱。为此,女人很苦恼,可苦恼归苦恼,你总不能拉着客人说,便宜的茶叶不攒钱,你买点贵的吧!
  
  秋收时节,男人回去忙农活了,茶庄里只有女人一个人。
  
  女人很年轻,也很漂亮。男人在时,女人好像一朵有主的花儿一样,人们都避而远之;男人走后,不知人们是想看看女人的姿色还是真的想喝茶,反正进出茶庄的人多了起来。
  
  男人不在,女人也一样热情,见人就招呼、请座。马上泡了一壶热茶,说,大家品品这种茶吧!人们喝着女人泡的茶,咂巴着嘴说,这是清明茶,耐泡、醇香。那是一般的铁观音,大概五六十块钱一斤。那是中等的铁观音,百十来块钱一斤,那是上等的铁观音,可以卖到两三百块钱一斤。客人喝着茶,在满屋弥漫的茶香里,女人发现,其实,镇里懂茶的人还真不少。
  
  喝了茶就得买点茶叶,来喝茶的客人都这样想。喝茶的人多了,茶庄里的生意好了许多。女人清算了一下,发现男人不在的这段时间,茶庄每天的收入都在翻倍增长。
  
  秋收结束后,男人回来了。茶客好像遇到了挡箭牌一样,一下子又不来了。看着日渐清淡的生意,女人就有了让男人离开的想法。女人对男人说,在这里你也帮不了什么忙,要不你回去吧!男人说,公不离婆,秤不离砣,我们夫妻两个,一个在东一个在西,这样还像夫妻吗?女人说,生活就是这样,哪能由得我们的想法,我已经找到经营茶庄的门道了,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男人拗不女人,在茶庄里呆了几天,就下广州去了。
  
  男人走后,茶庄里的生意又好了起来。
  
  一天,女人忙活了一个上午,出了一身汗,就在茶庄里的卫生间里洗了个澡。女人想,洗澡只是一会儿的事,就没关店门。可是,女人刚洗到一半,就有人进茶庄了。为了招呼生意,女人胡乱穿了一身裙子就出来了,裙子很宽,前领敞得很开,女人在介绍茶叶时低头俯胸的一刹那,两团滚圆的乳房一览无遗地展现在客人面前。买茶叶的男茶客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女人的乳房看。女人也感觉到了男茶客的心思,买哪种茶叶时,女人一急,把三十块钱一斤的茶叶当成一百三十块钱一斤来卖了。男茶客心里揣着事,也没细看,称了茶叶,匆匆付钱离去。男茶客走后,女人才发现搞错了。女人想,如果男茶客回来,她就说称错了,重新帮他换上。
  
  过了几天,男茶客没有来。又过了一段时间,男茶客来了,可是,男茶客并没有说上次买茶叶的事情,而是又来买茶叶。女人问男茶客上次买的茶叶怎么样?男茶客说,好喝哩!女人笑了。男茶客也笑了。女人在心里说,可能男人压根就没发现呢!你们这些男人哪里是品茶啊,分明是在看我的姿色呢。
  
  有了这种想法以后,女人更加注重打扮,衣服的前领也敞得更开,一对丰腴的乳房在裙子的遮蔽下时隐时现,撩得许多男茶客想入非非。正如女人所期望的一样,茶庄的客人越来越多,来茶庄喝茶的也越来越多。
  
  年底,男人打工回来了。一回来的男人就到茶庄里帮忙,他发现先前朴素的妻子变了,变得喜欢打扮,虽然是大冷天,也喜欢穿裸胸露臀的衣服。看到一些茶客色迷迷地看着女人,一副馋涎欲滴的样子,男人心里像针刺了一下。
  
  春节过后,男人想留下来,但是女人不同意,男人又提出一起去打工的想法,女人还是不同意。男人拗不过女人,只好孤身一人去了打工。后来,男人又打了几个电话回来,说已为女人找到了一份比较好的工作,就等女人来上班。但是,女人舍不得茶庄里的生意,没有跟男人去,继续在小镇里经营茶庄。
  
  现在,女人在茶庄里经营了几年,茶庄里生意兴隆,顾客盈门。但是,去了打工的男人,却再也没有回来。

高玲玲刚刚才把自己的半截身子从车窗里抽走,朱小兵被她亲了一下的脸颊还火辣辣的发着烧,朱小兵透过后视镜想再看一眼这个女子,车就这么缓缓地向前滑行着,突然车身一震,车子撞到了什么,还没来得及反应左前后轮便一前一后的碾压过了一个什么东西,像是轧过了一道减速带,可是车身反馈回来的震动并没有那么硬,分明还听到了咯吱吱的声音。朱小兵惊出了一身冷汗,被酒精麻醉了的脑袋突然清醒过来,嗡嗡的叫个不停。刚刚还在路边玩耍的一个小女孩呢?他左顾右盼可是哪里还有踪影,这条巷子里没有路灯,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的光景了,黑漆漆的一片,除了车灯发出的一片光再看不见半个人影。没有人站起来,也没有人发出声音,他侧着耳朵想听听车外的动静,却听不到一丝声响,他侧过头努力想从后视镜里看见点什么,可是分明是徒劳的。

朱小兵坐在车里愣了几秒钟,脑子里蹦出几个词来:酒驾、肇事、致人死亡、负刑事责任……他不敢再往下想,脑袋里像是有人在擂鼓,额头上的汗像在蒸桑拿一样不停地往出冒。汽车还在缓缓地往前滑行,朱小兵一咬牙踩了一脚油门,发动机发出一声轰鸣,汽车一溜烟驶出了这条巷子。

朱小兵推开家门,透过门口的穿衣镜看见了自己煞白的脸。妻子正在客厅和儿子说着什么,看见他从门进来提高了嗓门:“都上了初中了你看看你写的作业,这都是些什么东西,一天到晚就知道玩玩玩,老娘都快被你气死了!”妻子挪了个地儿,朱小兵一屁股窝在了沙发里,脑子里不停地在想着刚才发生的事:到底是哪冒出来的这么个熊孩子,大半夜的一个人在马路上瞎转悠什么,真是该死,可是实在不该死在自己车轮底下呀。妻子闻见了他身上的酒气:“喝喝喝,一天就知道喝,喝死算了!”儿子看见这副情形,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妻子嘴里还在说着什么,朱小兵只看见妻子的嘴唇上下阖动着,却什么也听不见。妻子以前可没有这么唠叨,以前的妻子和高玲玲不知哪里还有几分相似,姣好的面容,身材也不是这样的。提起高玲玲,要是今天晚上没有送她回家也不会在巷子里把人给撞了,想到这一层关系,朱小兵不禁有点懊悔。高玲玲是一品轩茶庄的服务员,品茶是朱小兵的嗜好,只要有空闲,便爱去茶庄坐一坐,倚在茶台旁,静神观看杯中那沉浮的茶叶,放松一下身心,看着茶叶在杯中上下翻腾,一杯白水的颜色由浅变深、飘出淡淡清香,深吸沁人肺腑。细啜一口,能尝得到茶味的苦涩甘甜,不仅疲倦荡然无存,烦恼远逝,连心情也豁然开朗。在家是没有这种感觉的,虽然书房里布置的比茶庄更考究,茶叶也是上好的,但是总也品不出这样的味道来。朱小兵于是更爱去茶庄里喝上一壶茶,这里的一切都让他感到惬意,就连经常给他泡茶的高玲玲也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只有让她来泡茶才不至于破坏这份意境,就这样一来二去,两个人便好上了。

今天下午高玲玲便是和他一起去赴了一个饭局,饭局是大地公司的老段组织的。除了恬淡闲适的品茶,朱小兵还喜欢热烈欢快的饭局。酒至半酣,人便处于一种兴奋的状态,要是此时再有人能在饭桌上高歌一曲,心情便能升至顶点。朱小兵需要这样的饭局,许多事要在这样热烈的气氛下才能达成,可是没想到今天却在愉快的饭局之后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朱小兵随手捡起了沙发上的遥控器,电视里正播着本地的新闻,画面里杨县长在主席台上讲话,朱小兵精神抖擞的坐在他旁边,这是几天前陪杨县长调研时开的一个会。朱小兵看着画面上的自己,心里泛起一丝苦涩。想想自己也是一步一步熬到今天这个位置的,从办公室的一名普通干事做起,那些年他守着办公室的电话机,一个电话都不敢漏接,连上厕所都是小跑着,没日没夜的给领导写材料,给领导在饭桌上挡酒,修过领导家的马桶,什么罪都受过了。终于在小朱即将变成老朱的时候熬到了这个位置,难道就因为这样一件事就要断送自己的前程吗?不行,朱小兵的内心又变的坚定起来。

他起身进了书房,掏出手机给自己交警队的同学老胡打了个电话。老胡接到电话的时候刚洗完澡趿拉着一双拖鞋,这个点接到朱小兵的电话多少有点诧异,不过马上就变得毕恭毕敬起来:“朱局长啊,我那会还念叨着您呐,哪天有空出去坐坐?”朱小兵在电话这头沉吟了半晌,终于开口了:“你马上到我家来一趟,我在楼下等你!”老胡知道肯定有事,不便多问,撂下电话换了衣服就走。朱小兵也赶忙起身,妻子见他又要走,起身要拦着:“这么晚了,你又要去哪?”朱小兵顾不了那么多了,随口说道:“单位有紧急情况必须去一趟。”一转身出了门,留下妻子在身后骂骂咧咧。

在楼下没站几分钟,老胡就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赶来了。一见面老胡比他更着急:“出什么事了,朱局长?”朱小兵这时候已经镇定了许多。把事情的大概给老胡说了一遍,老胡听了以后半天没有做声。朱小兵一把抓住老胡的手:“老同学,我一向对你怎么样你可是知道的啊,今天遇到这样的事你可不能不管呀!”“朱局长,这件事可不好办呀……”“你放心,你帮我渡过今天这一关,我日后一定不会亏待了你。”“朱局长,要我说既然出了这样的事,要想确保万无一失,只有来个偷梁换柱。”老胡的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神情。朱小兵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可是谁愿意替自己背这个黑锅呢,闹不好可是要坐牢的呀!老胡接着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再说了孩子的情况现在还不清楚,只要咱们肯出钱就一定能摆平。”钱当然不是问题,朱小兵思来想去也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和自己摆脱干系,可是哪里去找这么一个可靠的人来呢?

转念之间一个人从朱小兵的脑子里蹦了出来,老杨!朱小兵激动的几乎要喊出声来了。这个老杨最近为了儿子工作的事一趟一趟往家里跑,朱小兵现在还没松口答应他,他也不是个领导干部,再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跟老胡一说这个人,老胡也觉得妥当。事不宜迟,朱小兵当下就给老杨挂了个电话。

老杨两口子已经睡下了,老杨看见了朱小兵的电话,以为工作的事有了着落,从床上一跃而起,连话都不会说了。朱小兵也不废话:“你马上到你家楼下来,我十分钟以后到。”老杨家朱小兵知道,隔了两条街,十分钟足够了。两人迈开步子就走,朱小兵的心里激动不已,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去老杨家要穿过文化路的这条巷子,走到这朱小兵的心里又打起鼓来,他给老胡指着就在大概那个位置。沿街的窗户大都没有了灯光,黑漆漆的路面什么也看不清楚,老胡不觉放慢了脚步,落在了后面。突然走在前面的朱小兵不知被什么绊了一跤,黑暗中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紧接着竟然嚎啕大哭起来。老胡吓了一跳,赶紧赶上去想要搀起他来,朱小兵趴在地下手里还握着自己的手机,老胡借着手机微弱的光这才看清,马路上还躺着一条死狗,舌头怪异的吐着,旁边还有一摊已经凝固了的狗血。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mgm官网发布于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朱小兵肇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