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开,走时心如止水

2019-12-09 05:31 来源:未知

01

看到一则新闻,让人唏嘘。

南京六合区某居民区内,81岁的独居老人在家中去世,直到两个多月后才被发现。

发现时身边还有一封遗书。

遗书用黑笔书写,虽然年迈,但字迹仍然不失清晰俊美。

老人写道:“我于昨晚(农历八月十五)走了,走时心如止水······”

从中可以看到,老人对死亡似乎有所准备。

老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给世界留下的这封“情书”,没有不舍,没有不甘,没有怨憎,没有遗憾。

有的只是对这一世生命的豁达,以及对死亡来临的坦然面对。

有人说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个会先来。

如果那一刻来临,我们又会对世界说些什么呢?

或者,世界又会在我们的墓志铭上说些什么呢?

1989年3月26日,25岁的海子在山海关卧轨自杀。自杀时,他的身边带着四本书:《新旧约全书》、梭罗的《瓦尔登湖》,海雅达尔的《孤筏重洋》和《康拉德小说选》。他的遗书中写着“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有人说,他的自杀,成为一个时代结束的标志。而另一个时代,以现实的姿态轰然来临。

02

孔子说过:“未知死,焉知生?!”

其实,从我们呱呱坠地、蹒跚学步,乃至一步步成长的过程,就是行进在悄悄接近死亡的途中。

我们很多人,非常避讳关于死亡的话题。

在日常生活中,由于“4”谐音“死”,便似乎和不吉利有着某种暧昧的关系;

我们送礼时基本不会考虑钟表,因为“送钟”等同于“送终”;

我们吃饭不能将筷子竖直地插在碗里,那看起来会像是在祭奠亡灵……

我们害怕死亡,是因为不了解死亡,而逝去的人也无法再开口向我们描述生的对立面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关于死亡,很多人试图从哲学、到宗教,甚至于将死之人那里追寻哪怕一点点的蛛丝马迹。

比如爱迪生的那句“风景这边独好”(It is very beautiful over there.),甚至比死亡本身更引人遐思。

我想象过无数种死法:被车撞死、溺水而死、中毒死亡、被人杀死、病死、猝死、老死……

而凡此种种,如果必须选其一的话,我希望能在精神正常、身体尚可、儿孙绕膝的年老之时,酣眠在死亡的鼻息之下。

03

可也有不少人,选择了自我了结。

有人说,自杀是人自私最极端的表现方式,我不置可否。

其实,有时想想,人最悲哀的也许不是死,而是活的不痛快,或者准确说来,是生不如死的状态。

1935年3月8日,香港女星阮玲玉于住宅服安眠药自杀,留下“人言可畏”的遗言,时年25岁;

1985年5月14日,著名女演员翁美玲在家中开煤气自杀,时年26岁;

1989年1月13日,海子写下了“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样温暖的诗句,而两个月后,他却选择卧轨,离开了人世,时年26岁……

在人生最美丽的年纪,选择结束,是否是他们对于生命的另一种阐释?!

就像海子,他用一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小诗,开启了许多人对于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之心,却无法为自己的生命寻找盛放的出口。

也许,内心对于世界的期许越是纯净,便越是显得与这世界格格不入。

对于大多数自杀者而言,如果一定要在他们的墓志铭上写点什么,我们是否可以说:比起这个不再被留恋的世界,比起那些不喜欢,甚至不爱他们的人,他们才是最不爱自己的存在。

图片 1

04

之前看过一部电影,叫做《割腕者的天堂》。

影片用一种黑色幽默的方式,讲述了主人公Zia——一个为情割腕自杀者死后经历的故事。

在这部电影里,所有自杀死去的人群都要在一个异次元的时空世界里集聚,这里除了无法再次死亡,其余都看似与现实世界无甚区别,或者更糟。

如果说影片展示的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死后世界,那么将死亡视为解脱途径的人,会不会因为死后世界的糟糕和无聊而减少很多。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大多数人都在好好的活着。

有的人活得轰轰烈烈,死后依然被人纪念:聂耳是我国的著名作曲家,世人给他刻的墓志铭引自法国诗人可拉托的诗句:“我的耳朵宛如贝壳,思念着大海的涛声”;

玛丽莲·梦露生前最大的嗜好是爱美,她的墓志铭写着“37,22,35,R.I.P”是,“37,22,35”是梦露的胸围、腰围和臀围的英寸数,“R.I.P”缩写字母的意思是在此长眠;

十六世纪德国数学家鲁道夫花了毕生的精力,把圆周率计算到小数后35位,是当时世界上最精确的圆周率数值。在他的墓碑上就刻着:“π=3.14159265358979323846264338327950288”……

但更多如你我的人,是这尘世普通的一粒沙,平凡的一坯土,放入大海便再难寻踪迹的一滴水。

如果这样渺小的我也能写点什么的话,我想借用凯撒大帝征服小亚细亚的语句,写下:这世界,我来过,我看过,我经历过,就够了。

海子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如果什么都不了解,《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无疑是一首温暖而幸福的诗,然而诗人海子,却用自己的死,为我们理解这首诗设置了一个迷局。这首诗写于1989年1月13日,两个多月后,在1989年3月26日黄昏,海子于山海关卧轨自杀,只留下一个纸条,写着“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

我们一直在揣测,海子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写下的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在那干净、明澈的意象里,海子到底看见了什么?

西川曾经说过:“这个渴望飞翔的人注定要死于大地,但是谁能肯定海子的死不是另一种飞翔,从而摆脱漫长的黑夜,根深蒂固的灵魂之苦,呼应黎明中弥赛亚洪亮的召唤?”

我愿意相信海子的死更是这位诗歌王子灵魂的超脱与飞翔

的确,海子是不属于这个尘世的。有一个关于海子的故事:

有一次,海子走进北京昌平一家饭馆,对老板说:“我给大家朗诵我的诗,你们能不能给我酒喝?”而饭馆老板对他说:“我可以给你酒喝,但你别在这儿朗诵。”

尘世中的海子注定孤独。

于是这首诗便是诗人最后一次对尘世的回眸。回眸,细数着尘世的幸福,似乎也试图与现实和解,暗下决心,回归尘世,但去世明日复明日的“从明天起”,明天永远不会到来了,所有的回归尘世幸福的冲动都戛然而止,一句“我只愿”永远地拉开了我们与海子之间的距离,因为我们的海子仅仅是回眸了一下而已,他的身与心早已远离,再也回不去。事业受挫,爱情无果,家庭亲人的不理解,脆弱的海子时常在好友面前大哭,而如今他却平静了。既然所有的幸福与快乐都是别人的,那么他不如用真诚的祝愿与这尘世诀别。海子生前的好友骆一禾称其为“赤子”,是啊,海子不就是一个满心赤诚的孩子吗?面对明明失望却依然微笑着的海子,这诗行里明媚的祝愿怎能不让我们心生怜惜的痛?

当我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

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

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

海子就是这样,痛苦却骄傲,骄傲并痛苦。

有人说,海子死后,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思考自己活下去的理由究竟是什么。海子携着他的诗,与他的纯净、炽热的灵魂穿越了精神的窄门,终于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而我们呢?这是“以梦为马”的海子留给我们的问题。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mgm官网发布于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春暖花开,走时心如止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