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不定是党卫军,真坦克无双

2019-10-06 12:44 来源:未知

身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也可能是党卫军。在已经被美军打烂了的德国土地上这么高调的骑着骏马优雅的闲逛,这位军爷实在艺高人胆大。然后布拉德皮带就突然跳出来把他一脚踢下地,卑鄙真卑鄙。

身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也可能是党卫军。在已经被美军打烂了的德国土地上这么高调的骑着骏马优雅的闲逛,这位军爷实在艺高人胆大。然后布拉德皮带就突然跳出来把他一脚踢下地,卑鄙真卑鄙。
  
  这位美国老兵因为久经沙场而被称为战场把鼻。他基本上是带着《无耻混蛋》里的设定来的,对于杀纳粹这件事有着极高的热情,工作休闲宰一个,健康娱乐宰一个,朋友聚会宰一个,游山玩水宰一个。像等待坦克维修这种时候,再没有比手刃个把党卫军更合适的消磨时间方式了。以他为首的五人小组共同操作着一辆名为尼克弗瑞的坦克。把鼻手下的成员有因为围观擎天柱和威震天对射多年而领悟打炮奥义、现在只想安静地做个美男子的圣经哥,因为跟把鼻同样是杀僵尸爱好者而且汽修技术一级棒而被招募进来的特拉维斯,还有负责活跃气氛但是不爱讲普通话因此遭受把鼻训斥的墨西哥人戈多。坦克修好重新上路后,他们又在军营里招到了新手副驾驶诺曼,组好了一个五人黑。
  
  诺曼是个才入伍不到两个月的新兵,在从事打字员工作时因为灵活的手指而受到注意,被派到把鼻的坦克上学打枪,据说试学一月不收任何费用。读书人出身的诺曼开始并不能适应坦克里糟糕的生活环境,不过吐哇吐哇的也就习惯了。真正棘手的是,在战斗发生时需要他打枪了,缺乏作战经验的他手指反而变得迟钝起来,险些连累到队友。鉴于他的这种情况,把鼻决定亲自调教他。于是接下来的行程变成了少年诺曼的破处漂流。
  
  抓个鬼鬼祟祟的纳粹士兵来,让诺曼从后面对他来一发,这只是刚立个投名状而已。没有太多杀人经验的诺曼显然因为这件事受了不小的刺激。意识到自己太严厉的把鼻,非常关注青少年今天怎~么不~开心这件事,决定带他去镇上开心一下。在居民楼里他们成功找到了花姑娘。虽然刚闯进来时表现得凶神恶煞了一点,但毕竟也是秉持公理正义的王师,就算是劫个色也不能像一般的淫贼一样粗鲁。诺曼充分展示了自己文艺的一面,用灵活的手指配合现场道具赢得了少女的好感。接下来两人到卧室里去随便看了看手相然触发关键剧情。身为一代男神的布拉德皮带在把机会让给年轻人之后就呵呵去洗澡了。
  
  在少女那儿补充好了HP而精神焕发的诺曼出来跟把鼻一起用餐。整理的干干净净的把鼻坐在餐桌前读着报纸,看上去就像个普通的中产阶级老爸早上临上班前的样子。可惜这幅宁静的画面很快被闯入的三个队友打破。打扮的好像卓别林的戈多,还有圣经哥、特拉维斯他们,虽然刚刚也在别处补充过HP了,但显然还意犹未尽,进屋之后明示暗示,强烈要求应该共了个产。难得从残酷战场生活中偷得半日闲的把鼻自然不愿意眼前来之不易的片刻平静被破坏,饭桌上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起来。这时警报响起,把鼻只能带着手下们整装出发。他们前脚走出居民楼,后脚楼就被纳粹给炸了。显然,这些纳粹军人相信比起直接炸这些美国大兵,迂回一下去炸自己的同胞平民然后帮敌军增长士气和怒气值是一种更有效的战术。

这位美国老兵因为久经沙场而被称为战场把鼻。他基本上是带着《无耻混蛋》里的设定来的,对于杀纳粹这件事有着极高的热情,工作休闲宰一个,健康娱乐宰一个,朋友聚会宰一个,游山玩水宰一个。像等待坦克维修这种时候,再没有比手刃个把党卫军更合适的消磨时间方式了。以他为首的五人小组共同操作着一辆名为尼克弗瑞的坦克。把鼻手下的成员有因为围观擎天柱和威震天对射多年而领悟打炮奥义、现在只想安静地做个美男子的圣经哥,因为跟把鼻同样是杀僵尸爱好者而且汽修技术一级棒而被招募进来的特拉维斯,还有负责活跃气氛但是不爱讲普通话因此遭受把鼻训斥的墨西哥人戈多。坦克修好重新上路后,他们又在军营里招到了新手副驾驶诺曼,组好了一个五人黑。









  
  这种措施在接下来的打老虎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原本唯唯诺诺的小鲜肉诺曼因为丧失了刚交的女朋友而变得愤怒且生猛,与所驾驶坦克的名字总算相得益彰。面对强悍霸道的虎式坦克,一同行动的其他几辆盟军坦克都迅速被轰至渣。这样逆天的对手,恐怕也只有蓝翔的挖掘机能与之一战。千钧一发之际,把鼻与队友们依靠风骚的走位,一步一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绕到虎式坦克后方,结结实实干了它一炮,险胜大Boss。面对着作鸟兽散的纳粹士兵,诺曼端起枪射了个痛快。他从小鲜肉到纯爷们的变化令队友们欣喜。   

诺曼是个才入伍不到两个月的新兵,在从事打字员工作时因为灵活的手指而受到注意,被派到把鼻的坦克上学打枪,据说试学一月不收任何费用。读书人出身的诺曼开始并不能适应坦克里糟糕的生活环境,不过吐哇吐哇的也就习惯了。真正棘手的是,在战斗发生时需要他打枪了,缺乏作战经验的他手指反而变得迟钝起来,险些连累到队友。鉴于他的这种情况,把鼻决定亲自调教他。于是接下来的行程变成了少年诺曼的破处漂流。

抓个鬼鬼祟祟的纳粹士兵来,让诺曼从后面对他来一发,这只是刚立个投名状而已。没有太多杀人经验的诺曼显然因为这件事受了不小的刺激。意识到自己太严厉的把鼻,非常关注青少年今天怎~么不~开心这件事,决定带他去镇上开心一下。在居民楼里他们成功找到了花姑娘。虽然刚闯进来时表现得凶神恶煞了一点,但毕竟也是秉持公理正义的王师,就算是劫个色也不能像一般的淫贼一样粗鲁。诺曼充分展示了自己文艺的一面,用灵活的手指配合现场道具赢得了少女的好感。接下来两人到卧室里去随便看了看手相然触发关键剧情。身为一代男神的布拉德皮带在把机会让给年轻人之后就呵呵去洗澡了。

在少女那儿补充好了HP而精神焕发的诺曼出来跟把鼻一起用餐。整理的干干净净的把鼻坐在餐桌前读着报纸,看上去就像个普通的中产阶级老爸早上临上班前的样子。可惜这幅宁静的画面很快被闯入的三个队友打破。打扮的好像卓别林的戈多,还有圣经哥、特拉维斯他们,虽然刚刚也在别处补充过HP了,但显然还意犹未尽,进屋之后明示暗示,强烈要求应该共了个产。难得从残酷战场生活中偷得半日闲的把鼻自然不愿意眼前来之不易的片刻平静被破坏,饭桌上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起来。这时警报响起,把鼻只能带着手下们整装出发。他们前脚走出居民楼,后脚楼就被纳粹给炸了。显然,这些纳粹军人相信比起直接炸这些美国大兵,迂回一下去炸自己的同胞平民然后帮敌军增长士气和怒气值是一种更有效的战术。

这种措施在接下来的打老虎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原本唯唯诺诺的小鲜肉诺曼因为丧失了刚交的女朋友而变得愤怒且生猛,与所驾驶坦克的名字总算相得益彰。面对强悍霸道的虎式坦克,一同行动的其他几辆盟军坦克都迅速被轰至渣。这样逆天的对手,恐怕也只有蓝翔的挖掘机能与之一战。千钧一发之际,把鼻与队友们依靠风骚的走位,一步一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绕到虎式坦克后方,结结实实干了它一炮,险胜大Boss。面对着作鸟兽散的纳粹士兵,诺曼端起枪射了个痛快。他从小鲜肉到纯爷们的变化令队友们欣喜。

消灭虎式坦克以后,他们又来到了第二座城市。比起爱给人看手相的诺曼,显然德国人更精通占卜之道,算好了主角们好死不死一定会踩中道路中间的那唯一一颗限量版地雷。履带被炸断,一时无法继续往前摩擦,把鼻等人于是索性在这安营扎寨,反正他们的任务本来也是守住十字路口。

性格粗鲁的特拉维斯主动向诺曼示好,希望冰释前嫌。他这番效力约等于“等仗打完了我就回老家结婚”的话,让我产生一丝不祥的预感。只是万万没想到,他在给自己插死亡旗的时候也顺手把队友们的给插了。

巴顿将军说,军人的最理想归宿就是在最后一场战役中被最后一颗子弹射杀。战争即将结束,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上的把鼻未必没有过迷惘。每当有手下问把鼻我们去哪儿这种问题时,他总会回答要带大家回家。其实他所指的家从来都是这个名叫Fury的陪伴自己多年的大铁盒子。它摩擦到哪,哪就是家。

诺曼前来报告一大波敌军正在靠近,把鼻看了下时间,表示差不多了,电影不宜拍得太长,要不我们就死这儿吧。队友们纷纷表示赞同。于是他们开始为五个人加一辆不能动的坦克对三百敌军这样一场必败的战斗做起了准备。

敌人如潮水一般沿着主角们的炮口、枪口的方向涌来。开了挂的主角们如砍瓜切菜,杀敌数不断刷新。过了一阵,被虐爽了的反派们也看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拿出反坦克火箭、狙击手、手榴弹等等一些比较像样的手段来对付主角们。把鼻和战友们纷纷战死,只有最年轻的诺曼得以逃生。他好不容易钻出坦克,却不幸跟敌人的手电筒光撞个正着。机智的诺曼举起双手放在脑袋旁边,发动特异功能,心里默念“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成功躲过了追杀。

第二天一早敌人走后,诺曼又爬回了坦克,结果看到本应被手榴弹炸的血肉模糊的把鼻的尸体居然完好无损,一如既往的帅,忧郁的眼神,稀虚的胡渣子,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那样鲜明,那样出众。会出现这种情况,要么是手榴弹没爆炸,当时砸脑袋上了;要么是他注射了超级士兵血清之类的会让人变得脑腻好体腻好的东西。从他身中数枪仍然不皱眉不出汗力战不退的神勇表现来看,后一种情况也不是没可能。再加上他用匕首时那套与美国队长的入♂室大弟子吧唧看上去非常相似的神乎其技的刀法,更增加了我对这种猜想的信心。说不定把他埋在天寒地冻的德国一段时间以后美国人反应过来,再回来挖他抢救一下又能满血复活。


我得首先感谢一下好基友孙师傅在看完影片后对我进行的一些关于军事常识和相关历史背景的安利工作。我本人对这一块的知识非常缺乏,主要因为年轻时不太爱看战争片,特别是二战题材的。那会儿脸盲症非常厉害,看这种一帮白人穿着一样的制服、有时还戴着一样的头盔的电影,根本分不清楚主要角色谁是谁,也就很难入戏了。这种症状现在没那么厉害了,于是今年看了两部,本片还有上半年的《盟军夺宝队》。再往前推几年,我能想起来的也就是《无耻混蛋》和《美国队长1》了。

豆瓣友邻Jace同学前两天跟我提到最近有部“神盾局前传”的电影。当时我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后来再看这电影的片名,才反应过来。也许本片主人公诺曼作为战争英雄荣归故里后把他与战友们的经历写了下来并出版成畅销书,刚好某个黑人士兵读到以后很受触动,便索性将自己姓氏改成了跟书中的坦克一样。再后来他们这个军旅世家出了个在军界政界都混得风生水起的后辈,官至神盾局局长。对于我们这种脑洞破的已经没法补救的人来说,就算只是一辆车和一个人之间勉强的同名之谊,也能促使我们从方方面面去找线索来把两个本来毫无关系的影视作品搅合到一起。除了上面我那些关于超级士兵血清和匕首战法的瞎扯淡以外,片中倒是真有一个镜头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美国队长》,就是迈克尔佩纳用身体阻隔即将爆破的手雷掩护战友那里。当年史蒂夫罗杰斯也是凭借同样的动作给菲利普斯上校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也是他被定为超级士兵计划首个实验体过程中的一项比较关键的考验。

作为负责活跃气氛的角色,迈克尔佩纳扮演的戈多比较容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呆萌的形象加上风骚的口音,就算不给他刻意安排搞笑戏份,他都会自动成为亮点,更不要提还有他头戴礼帽、手拿文明棍、像个中年猥琐版大号企鹅一样粉墨登场这种恶意卖萌的桥段。影片一开始布拉德皮带跟他关于规范语言的那段对话,又是作为美国精英阶层的白人的自黑。按照墨西哥裔的繁殖速度,估计再过几十年的战争片里,相关戏份就该改成如下情况了:一名墨西哥裔军官训斥手下道:“不要说英语!这儿是美军坦克,应该说西班牙语。要说英语去隔壁英军坦克说去!”

我记得这电影早期宣传时一直主打双主角,并且是以希亚拉博夫为诺曼扮演者的。可能当时消息不准确,也可能因为别的因素希亚拉博夫被换掉了。罗根勒曼塑造的诺曼算是不过不失。这种角色本来也不太容易出彩。上半年还看过一部他演的《诺亚方舟》,虽然都是带有点猪队友性质的角色,但比起当时的火腿君来,本片的诺曼已经可爱多了。与贯穿全片的诺曼形成对比的是,希亚拉博夫如今扮演的圣经哥是全片存在感最低的角色。虽然五个主人公都是性格鲜明的典型人物,也都有各自的闪光点,但相比之下圣经哥的台词和戏份确实都比较少,给人感觉比较淡。不过这种淡的感觉也正是圣经哥这个角色所需要的。在这个五人小队中,他是最温柔的一个。而这种温柔又与他炮手的身份形成反差。放弃诺曼而选择圣经哥是个很聪明的决定,也是一个演员对自己负责的体现。如果是希亚拉博夫来演诺曼,那说不定我们看到的会是又一个变形金刚三部曲里的山姆,照这么下去希亚拉博夫就得当一辈子童星了。现在这个成熟温柔又会打炮的安静的美男子显然更让人耳目一新。

经常接到一些温和的批评,说我臭不要脸、三观不正,把本来很直的电影都给看弯了,还企图毁别人的三观。不过今天我得先为自己申辩一下,我是真的不带一丝杂念严肃的去看一部波澜壮阔的战争片的。但是…我还是想问一句,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看到最后希亚拉博夫给布拉德皮带包扎伤口那一段联想到了《赤壁》里的林志玲和梁朝伟?我真不是故意的。可是那个镜头的角度就让我觉得很暧昧。而且两个人还深情对望了有少说三秒钟。你说包扎你就好好包扎,你跟人对视干嘛。两个人的眼睛又都很大很亮,在那个微微倾斜的视角下看着确实是火花四溅的(我觉得我还是挺有节操的,另外一个带“四”字的成语我就没用)。

作为一个对二战题材不是特别感冒的观众,这部电影的关注点就在于男主角布拉德皮特。关注他的原因就跟关注莱昂纳多一样,因为他们在挑选剧本时表现出来的敬业态度。然而布拉德皮特的情况跟莱昂纳多又不尽相同。莱昂纳多接的戏是所有人都能一眼就看出来的好戏,即便获不了奥斯卡,也必然是年度话题之作。这有点像是买股票时选所谓白马股或蓝筹股。而布拉德皮特似乎常常是有意识的去发掘一些黑马,会跟名气远不如自己的导演合作。这也跟两个人对自己的不同定位有关。莱奥纳多还是以演戏为主业,不斩金人誓不还;而布拉德皮特现在则是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制片上,至于演员事业,每年主演个一两部电影保持一下自己适当的曝光度就可以了。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里,以偶像姿态出道的演员要获得演技上的认可更加困难。早就看清这一点的布拉德皮特对于获得演员奖项也没那么执着了。其实以他们这辈人的丰富经验,要应付大部分电影的表演任务都绰绰有余了。再继续往磨练演技这件事上投入成本,所获的边际收益只会越来越低。正是明白了这一点,布拉德皮特才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制片人这个身份上来。自己得不了奥斯卡,投资的电影能得也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而自己投资的电影获奖后凭借奥斯卡的光环帮自己赚的盆满钵盈更是非常解气。我最欣赏布拉德皮特的就是他这种闷声发大财的精明头脑与商人思维。

影片试图探讨战争对人性的摧残,这方面的表现虽然贯穿全片,但也算是点到即止,没有为了突出反战主题而过分矫情化,没有自绝于屌丝屁民,总算接地气,关照到了大量像我一样的男性观众看热闹的刚性需求。片中的交战戏份拍的节奏明快,连我这种不习惯看战争片的观众都体验到了极强的代入感。对于战场残酷的直接表现比如爆头、燃烧等镜头也正对我这种三俗观众的恶趣味。本片的视觉效果非常有特点,机枪射出的子弹被拍的像一道道激光束,而且两个阵营的颜色还是不一样的,一边红一边绿,于是双方交火时看起来就像是西斯武士和绝地武士在比剑。不过作为一部以坦克为主角的电影,似乎把虎式坦克作为最终Boss压轴出场更符合人们的期待。如今的这场大决战其实拍的有点莫名其妙,还很有点抗日神剧的味道。不过对我这种没什么追求的观众来说,打得过瘾就好。我们的抗日神剧,要是也能从博物馆里开这么几辆坦克出来,而不是拿国产网游的水平去做个假的不得了的CG(这已经算是比较有追求的了),那观众骂得也会轻一点。

导演David Ayer的名字在豆瓣上被以一种卖萌的方式给音译过来了,感觉就像是有人念这个名字念到一半突然脑袋上挨了一棍子,疼得叫了出来:大卫…哎呀…


补充一个Jace(http://movie.douban.com/people/49879733/)版的彩蛋:

Wardaddy没有被手榴弹炸死,只是被炸瞎了一只眼,并且因为多年争战身心俱疲而有了早衰的迹象,两鬓斑白。二战结束后他染上了吸烟的恶习,走到哪都不忘抽一口。后来为了戒烟,时刻告诫自己摆脱对尼古丁的依赖,便给自己改了名;又为了纪念自己在二战时的座驾顺便把姓也改了。他在平行宇宙中的分身则以一个黑人大光头的形象活跃着。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mgm官网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也说不定是党卫军,真坦克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