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在,我要好好活着

2019-10-06 20:10 来源:未知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拥有一切,我们一无所有;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简而言之,那时跟现在非常相象,某些最喧嚣的权威坚持要用形容词的最高级来形容它。说它好,是最高级的;说它不好,也是最高级的-------《双城记》狄更斯
看完《活着》这部影片,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上面的这段话。
对于张艺谋的拍摄技巧等,我不想多说,这里,我只想谈谈电影本身的内容及意义。
最初知道这部影片是从一位好友口中,当时给它的评论是:一部禁片。也许是好奇心的驱使,电影课上我很认真的看完了该影片,些许明白它被禁的理由,也体会到了一些作者想要倾诉的世界。
首先是故事梗概。该影片从上世纪四十年代一直到七十年代,主人公福贵以前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少爷,但是因其生性好赌,将自己的家产全部败光,最终气死了父亲,妻子家珍也带着孩子远去,留下了病重的母亲在一个黑暗的小屋子里苟延残喘,垂死挣扎,场景无比凄凉。后来福贵靠演皮影戏为生,从给普通老百姓到给国军再到给八路军,经过了多年的奔波,最后终于回到了家。接着到了大跃进时期,此处,电影很深刻的揭露了当时人们脱离实际的荒唐思想,福贵的儿子有庆也因为过度疲劳而死于车祸。然后到了文革时期,这个时候个人崇拜思想极其严重,凤霞在这个时候找到了意中人---二喜。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墙上到处都是毛泽东头像,送的彩礼也是《毛泽东语录》。再后来就没有了时间说明,不过凤霞因为生孩子难产而去世……不过原作中的结局更悲惨,家珍因病去世,二喜也因工伤去世,最后只剩下福贵和孙子馒头。
《活着》是中国式的黑色幽默片,主人公福贵的遭遇异常凄惨。影片透过一个人的一生遭遇,涵盖着人在历史中的命运无法掌控的生命之痛,衍生出了对死亡的苦笑。在福贵的一生当中,最初的纸醉金迷,到五颗枪子的恐惧,到儿子夭亡时的悲愤控诉,到女儿意外去世时的无奈接受,以及结尾时吃饭时的辛酸苦乐,个人命运随波逐流,被历史牵引。悲怆是整个影片的基调,但是葛优饰演的福贵总能在悲中掺点喜,一点黑色幽默却让人们在欢笑中更感苦涩。
记得雨果说过一句话:“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动物在生存,而人在生活。”“活着”仅仅两个字,就将当时人们的艰苦生活淋漓尽致的突显出来----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活着就很好,至于“生活”,那是一个多么奢侈的字眼!
“活着”是一个主线,贯穿全文。福贵嗜赌,最终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可是他却浪子回头,靠街头买卖,演皮影戏努力的活着;他被国军抓住,在严冷的冬天,因为家的支撑,努力的活着;在大跃进和文革时期,他痛失爱子爱女,依旧顽强的活着。我在想到底是什么,让一个人能在经历这么多苦难后依旧坚强的活着。反复观看各种影评,加之自己的理解,我明白了,电影中的活着,是用死亡来诠释的,这样的活着,向我们展现了人的韧性。生老病死,聚散离合,是人生的必经之路,走过了,你才能更深刻的体会活着的意义。
所以说福贵生活在一个美好,光明,希望的时代,因为心中有勇气去接受,也生活在糟糕,黑暗,失望的时代,因为社会的动荡,命运的捉弄。生命如蝼蚁一般,只能产生妄自兴叹的悲痛。
皮影也许是片中的一条暗线。它帮助福贵在穷困潦倒时重拾活着的勇气,帮助福贵为抗战的八路军带来安慰乐趣,帮助福贵在大跃进时期为乡亲带来娱乐,做出一份贡献……但是,在文革时期,皮影最终摆脱不了被烧毁的命运,这也许是影片最大的嘲讽,曾经贡献这么大的东西都被列为封建残留,更别说为祖国奉献一切的人了,我想这也是影片被禁的原因之一。影片涉及皮影这个意象还有一处暗示,到了结尾,福贵把尘封着的皮影箱拿出,帮孙子放入小鸡,这个空空的箱子寓意着孙子的崭新命运。当孙子问起他“小鸡长大后变成什么”这个似曾相识的问题时,他不再像当年回答儿子有庆的问题时那样回答“鸡长大了就变成了鹅,鹅长大了就变成了羊,羊长大了就变成了牛,等牛长大了,共产主义就到了。”而是改为“等牛长大了,馒头也就长大了”。这个细节可以说是一种暗喻:告别激情岁月的宏大理想,回归踏实的生活。
    余华在原著的序中说:生活和幸存只是一枚分币的两面,它们之间轻微的分界在于方向不同。苟延残喘也好,锦衣玉食也好,其实有的时候并不是我们所能抉择的,与命运抗争的历程中,你会看到人的渺小,所谓的成长,也只是学会习惯性的接受。苦难只是暂时的,生活仍然要继续,千好万好,活着最好。
    我不是一个喜欢悲剧的人,但是看完影片后,豁然发现人类所有的悲欢离合在命运的沉浮中是那么的渺小。我不知道看完影片后,我是该以一个积极的心态来面对生活,还是用无奈的心境接纳一切。该影片确实留下很多让人深思的地方。但是,有一点我是肯定的,乐观也好,无奈也罢,只要有一颗勇敢面对和接受命运的心,就没有白白活着!
    最后,让我用余华的一句话来结尾吧:
 “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 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平庸和无聊。

吉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电影课作业

以笑的方式哭,在死亡的伴随下活着。   ——余华《活着》

  《活着》是由年代国际有限公司1994年出品的剧情片,改编自余华的同名小说,由张艺谋执导,葛优、巩俐等主演。影片以中国内战和新中国成立后历次政治运动为背景,通过男主人公福贵一生的坎坷经历,反映了一代中国人的命运。

<嗜赌如命的纨绔子弟>

电影开头是福贵与皮影剧团的领班龙二在赌钱,福贵说龙二的皮影剧团戏唱得不好,于是龙二呈奉承状请福贵上去露两嗓。福贵唱皮影戏的时候,龙二与一个手持算盘的老人开始讨论福贵的赌债——“再输一晚上,你那事就成了,这有账”——好像一切都是早有预谋。

回到家,仆人为福贵更衣,这时候凤霞出现了,她的大眼睛闪闪发光,看着福贵笑容甜得像颗糖(这也与后来凤霞因为发烧失去说话能力的悲剧形成鲜明对比),福贵和徐老爷吵了两句便回屋休息。家珍坐在梳妆镜前,妆容精致漂亮,神情却有些沮丧,她委曲求全地对福贵说:“福贵,你以后别去赌了行吗?我什么都不图,就图跟你过个安生日子。”

可是福贵哪里会听家珍的劝,他又去了赌场,这天晚上家珍去赌场找福贵,让他跟自己回家,福贵显=先是哄着家珍让她自己先回去,看家珍还不走,便发狠话——“你这不是给我丢人现眼吗?捣什么乱,快给我出去!”、“出去,滚远点行不行”,众人发笑,家珍很失望地走了。

福贵又输了,这次他输光了所有家底。“福贵少爷,您的账到头了,您不能再玩,您都输光了”、“您是一片瓦、一寸地都没剩下”

龙二赢了徐家大院便甩手离开,福贵终于意识到自己被人算计了——“你是存心要害我,你”,他不服气,说:“我拿命来跟他赌”,掌柜说:“您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命也就不值钱了。”在那个世道,趋炎附势,金钱至上似乎已经是常态。

福贵无奈的走出赌场,碰见带着凤霞准备离开的家珍,福贵央求家珍别走,可家珍已经对福贵失望了,于是狠心离开,福贵拿着凳子在街上,一遍又一遍带着哭腔无力地说:“没有了,没有了”

福贵长期的赌债以徐家大院作抵押,画押时,徐老爷很平静,说:“欠债总是要还的,我以为,能够死在这院里。”可是画了押后,他还是被气死了。

龙二本是要赶福贵尽快离开的,却说:“要不你先搬着,老太太我给你照顾两天,等你安顿好了再接过去。”——其实,没有谁是绝对的坏人,每个人都有怜悯之心。

福贵瘦弱无力,他拖着一车子行李在街上慢慢地走着,众人在旁边围着看,兴许是觉得他可怜,兴许是想看他笑话,兴许是麻木冷漠只是围观。在那之后,福贵靠变卖母亲的首饰为生。下雪了,他在摊前倚靠着石柱子冻得瑟瑟发抖,生活不易。

<团圆后的日子苦中带甜>

日子一天天过去,一年后,家珍带着凤霞和儿子有庆回到福贵身边,一家人终于团圆了。最令人动容的还是凤霞那单纯天真的笑容,她拉着福贵的手在街上边跑边笑,福贵一把抱起凤霞就往家跑。

这一刻,电影中的福贵笑得好真诚,家珍笑得很幸福很满足——“过去的事就不提啦,以后好好过日子就行”。福贵准备好好挣钱,养家糊口,他去找龙二帮忙,龙二借给他皮影戏的工具箱,让他搭个戏班子为生,这个情节与开头福贵献唱皮影戏相呼应。

家珍顾家,福贵谋生,他们都努力地生活,过着平凡的日子,苦中带甜,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被国民党俘虏,险中求生>

直到国共内战,福贵的平静生活被打破,他像牲畜一样为国民党拉着车子。一个军队的班长要将福贵的皮影箱扔了,福贵说:“这是借人家的,还得还,以后还指着它养家呢。”这时候的福贵形象高大了许多,他没有忘记对别人的承诺,更没有忘记自己的家庭。

战乱频仍,枪弹无眼,福贵在这样的境况下对春生说:“我可得活着回去,老婆孩子比什么都好。”他和春生遇见了老全,老全很照顾他俩,跟他们说,等共产党的军队来了就把手举高,这样就能获救,还给发路费。

老全在战争中死了,福贵和春生遇见了解放军,他们给解放军唱皮影戏。后来,春生参加解放军,开汽车去了,完成了自己的梦想,而福贵也回到家里,见到了妻子儿女,只是他的母亲已经去世,他的女儿凤霞因为发烧烧了七天而变成了哑巴,家珍靠着给人送水养活两个孩子,生活还得继续,他们还要努力活着。

<听党指挥跟党走>

解放后,龙二因千方百计谋到了福贵的田产,被划分为地主,他看到要没收他的房产时不服气,一把火烧掉了那所宅子,之后被定为“反革命破坏罪”,判处枪决。五声枪响让福贵心里充满恐惧,他赶紧跑到家,关上门,对家珍说:“那院房要是不输给龙二,这五枪打的就是我。”他和家珍把参加过革命的证明小心打开,说要裱起来。

作为最底层的普通老百姓,他们不懂政府政策的意义,只知道有人死了,只知道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他们并不贪心,想要的不多,只是在那个年代,能活着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1958年大跃进,凤霞长大了,能自己送水了,有庆也长大了。那时候要求大炼钢铁,福贵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把家里所有的铁都拿出来了,镇长很满意,令人惊讶的是有庆拿出皮影箱,说皮影上也有铁,福贵家珍表情有些呆滞,大概是因为这是借龙二的吧,也可能是因为这是福贵之前谋生的工具,和春生共同经历生死的凭证吧。

幸运的是,镇长把皮影箱留下来了,说是福贵可以给大家表演皮影戏,鼓励大家认真大炼钢铁。

凤霞长大了,笑容还是那么甜,眼睛里还是有星星,一群小孩子拿弹弓欺负凤霞,有庆听见声音飞快跑过去和他们打架来保护姐姐,后来有庆拿一碗放了很多辣椒的面条倒在了欺负凤霞的小男孩的头上,福贵因为害怕被众人批判拿起鞋子打了有庆。

回到家,家珍和福贵生气,说福贵不应该打有庆,有人欺负凤霞凤霞不能说话,有庆也是为了保护姐姐。这时候懂事的凤霞端着一家人的饭进屋,先是给妈妈,然后递给爸爸,最后给弟弟腾了凳子让他坐下来,一家人开始吃饭。这个画面太过温暖,恨不得电影到这个地方就戛然而止,让一家人就这样一直幸福下去吧,虽然有争吵,但是没有人比他们更亲近。

福贵把想法更多的放在了要听党的指挥,党是不会错的,而家珍则是更在意一家人的生活,更在意孩子们的感受。

福贵背着有庆送他去学校,路上他对有庆说,鸡养大了就变成了鹅,鹅养大了就变成了羊,羊再养大了,就变成了牛啦,牛以后就是共产主义啦,就天天吃饺子,天天吃肉啦。可是有庆就在那天被车撞倒的墙砸死了,被曾经和福贵同生共死的春生撞死了,春生满是愧疚,却也无济于事,家珍和福贵不愿意理害死儿子的凶手,不会原谅。这个情节充分的说明了生活无常,满是意外,也再一次说明了活着有多么不容易,福贵把皮影箱烧了。

六十年代里最让人难忘的就是万二喜和凤霞的爱情了,大概是因为苦难经历得多了,一点点的甜头都能让人笑得合不拢嘴。

春生被划为“走资派”,二喜让福贵和家珍跟春生划清界限,当天晚上,春生来找福贵给他送钱,说他老婆自杀了,他唯一觉得愧疚的就是有庆的事情,把钱给福贵他就觉得不欠什么了。听到这些,从来没有给过春生好脸色的家珍出来对他说:“春生,你记着你欠我们家一条命呢,你得好好活着。”家珍这个角色通情达理,懂事得让人心疼,在生活面前,没有什么矛盾是不能化解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凤霞生了一个七斤二两的孩子,救凤霞的教授因为太饿被馒头噎着,不能去动手术,眼睁睁地看着凤霞被红小兵们弄得大出血死亡,意外去世。家珍给孩子起名“馒头”,影片结尾时,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福贵又说小鸡长大以后就变成了鹅,鹅长大了就变成了羊,羊长大了,就变成了牛!牛长大以后馒头就长大了,馒头长大了就不骑牛了,就坐火车,坐飞机,那个时候啊,日子就越来越好!

即便是经历了生活的重重考验,经历了失去一个又一个重要的人,福贵仍然没有放弃对活着的渴求。

《活着》这部电影跨越年代长,有浓重的政治色彩,以黑色幽默式的口吻讲述了福贵由一个嗜赌如命的纨绔子弟到后来认真生活,却在历史的命运中无法掌控自己的生活,只能随波逐流,被历史牵引。不幸和坎坷总是缠绕着他,然而他从没有放弃活下去的信念,从不怨天尤人,并且对生活和未来报着无限美好的希望。

作为一个词语,“ 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       ——余华

也希望我们所有人都能不被生活打败,活成最好的自己。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mgm官网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每个人都在,我要好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