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戏,所构建的四个精神世界

2019-10-07 20:57 来源:未知

《楚门秀》所构建的四个精神世界

什么是真实的?当人生成为一场戏,当所有的真实都成为欺骗,当发现自己所有的生活都是表演,那么,只有义无反顾的追求真正的生活,或是让所有的谎言有个完美的谢幕。
《楚门的世界》这部电影,虚构了一个关于人生与自我救赎的寓言,这部电影发人深思,看似荒诞无稽的手法,却表达了极为深刻的含义,这样一部明确的高预算制片厂作品,却由于导演隐喻及自我参考风格的拓展,为这部电影增添了作者电影的标签。
整部电影弥漫着一股怀旧的气息。楚门如同肥皂剧般的个人秀(当楚门逃脱,该节目结束时,两个保安毫无眷恋的更换了频道),还有路人迈着笨拙、虚假而冷漠的步伐兜圈,以及夸张的五六十年代的发型服饰,都体现出电影的怀旧氛围。而天堂岛上近乎未来景象的布景,也从侧面体现出其本身的怀旧情调。
除了怀旧,压抑的氛围在影片中可以说是无处不在。电影中多次使用具有控制性的视角,在一些重要镜头中,导演采用楚门周围无以计数的摄像机的角度来拍摄,来强调楚门所处在的被观察、被禁锢的状态。同时,这种镜头的周围布满暗影的框式布局,给影片和主角带来了压抑的氛围。而导演之所以没有每个镜头都采用这种取景方式,恐怕是想要表现楚门自己所拥有的那种心态,那种对外界监视并不知晓的生活。同样体现出整个影片压抑氛围的,还有剧中那些看似自然实则完全按照剧本的“日常生活”,那些行人、商人、邻居等,包括楚门的招牌语言,都显得单调,这或许也可以理解为导演对现实生活枯燥无味的不满。导演多次将镜头对准观看节目的观众,也是将天堂岛中的循规蹈矩的生活,与电视外活跃自由的普通生活进行对比,从而使影片的压抑氛围更多浓重。
这部电影中,让人所津津乐道的一点,就是它的讽刺潜能——批判新传媒对社会的操纵,批判商业主义和消费主义。在影片的开始,通过闪回、预告片以及对除楚门之外的演职人员采访,交代了“楚门秀”的访谈;而由于直播中无法插播广告,“楚门秀”只得靠商品放置于节目中来获得广告收入,这些让中国观众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其讽刺意味,因为这几年中国影片中的嵌入式广告已经达到了泛滥的地步。而制片人通过销售天堂岛中的一切商品来盈利,同时,也推销了天堂岛的生活方式,这也是在对传媒对社会主流控制的批判(例如好莱坞电影在世界推广美国的价值观)。
倘若深究楚门与“楚门秀”的制片人克里斯托之间的关系,或许可以让我们联想到宗教。楚门生活在克里斯托所创造的“天堂岛”中,生活还算安逸,但实质上是受克里斯托控制,这种关系类同于《圣经·旧约》中上帝与人类的关系,制片人克里斯托象征了上帝(呼风唤雨,控制太阳的升落),而楚门则同时象征了先知和拯救者的身份(在水中自救,可等同于红海,逃离“天堂岛”,可等同于逃离伊甸园)。
《楚门的世界》在商业和评论界的双重成功,奠定了导演彼得威尔在好莱坞的地位,而这样一部富有深度的电影,注定会在影史占据重要的地位。导演的匠心,让这样一部很可能沦为好莱坞商业流水线作品的电影,成为了一件值得珍视的艺术品。

一、《楚门秀》概述:
故事的展开是作为孤儿的楚门,一出生就由一个电视制作人克里斯托收养,克里斯托策划了一个电视节目:将楚门从出生以来的生活,全天24小时向全世界直播。楚门对此全然不知,以为自己快乐正常地在一个宁静和谐的小岛生活。他与周围的人相处融洽,娶了一位美丽的妻子,有一个知心的朋友,每一天对他来说都那么美好。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切竟然都是电视台的安排。他生活的环境是一个巨大的摄影棚,他的朋友、邻居、甚至妻子和父母都只不过是演员而已。从他呱呱落地开始的三十年来,他生命中的一举一、分分秒秒都曝露在隐藏在各处的摄影镜头面前。并成为一部受到全球上亿观众喜爱的的肥皂剧——《楚门秀》。为了创造一部史无前例的真人秀,为了保持极高的收视率,电视台的幕后操纵者千方百计地隐瞒一切,但是伪装还是伪装,虽然这个谎言持续了30年,最终真相还是暴露出来。楚门厌倦了这种被人摆布被人观赏的生活,毅然踏上了逃亡之路,开始了对新生活的追求。

最后,想引用电影中的一段台词,来结束这篇文章:“我们厌倦了演员造作的表演和虚假的感情。我们厌倦了放焰火和花哨特技。尽管他居住的世界在某些方面是假的,但楚门本人却千真万确……这不是莎士比亚的杰作,但,这是真实,这是生活的本身。”

二、影片形式上形成的四个视角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影片在形式巧妙的展示了四个视角:一个是带有白色边框,型如针孔摄像机的画面是监视摄像机中真实拍摄下楚门的活动,也是从导演的视角看楚门的世界。另一个是带黑色边框,型如眼睛的画面,这是在电视机前《楚门秀》的观众看到情景。
这两个情景并不完全相同,虽说《楚门秀》是全天24小时不间断播出,但当出现意外,如父亲的死而复生出现在街头被带走,初恋女友想告诉楚门真相时被带走,这些并非在导演预测之内的情节画面,《楚门秀》的电视观众是看不到。他们看到的已经是经过导演编辑修改后的画面,情节也重新编写,如楚门的初恋女友事实上是为了想告诉楚门真相而被剧组开除,观众看到的确实女友为了照顾病重的妈妈才离开不得不楚门。
不带框的是楚门视角所看到的世界,他的视角穿梭在前两种镜头中间,和楚门在被控制和被窥视的夹缝中生存的状态很相似,镜头数量长短也随着两种情感在势力上的此消彼长而变化。开始时,前两种带边框的镜头(导演和观众的视角)长度和数量上比不带边框的镜头要多要长,此时导演和观众处于强势,楚门处于全然无知的状态,处于绝对的弱势。而当楚门慢慢觉醒反抗时,导演对楚门的控制越来越小,带有框的镜头减少,相应的无边框的镜头慢慢占优势,而且变得完整不受其他镜头的打断。此时的楚门思想慢慢坚定,不受外界的影响,寻找到自己新的人生追求。最后到导演无力挽回楚门时,强弱两种势力的相互转化,在镜头上表现为数量上的此消彼长,此时更为明显。思想的独立和镜头的独立保持一种内在的联系。
然而,影片不仅仅展示了这3个精神世界,我们千万不能忽视电影屏幕外的一个精神世界,也就是电影观看者的“我们”所观察导演、楚门、《楚门秀》电视观众的精神世界。这和楚门秀的电视观众的视角是完全不一样的,电视观众所看到的是经过导演精心安排的情节,电视观众看楚门秀是处于完全娱乐的心态,自始至终都没有自己的思想,情感开始被导演控制,最后被楚门牵绊始终不自主。而电影观众看到画面可以说是全知的,他不光能看到楚门的生活,而且从一开始就知道,导演、演员、摄影棚的存在,同时也能看到电视观众的状态,是站在局外看整个楚门的世界。情感他更加自由也更加负载,了解的越多,负载的越重。

三、影片精神上构筑的四个世界
影片不仅在形式上形成的四个独特的视角,相应的在精神上为我们构建了四个截然不同精神世界。

1、导演克里斯托:自我中心的精神世界
《楚门秀》幕后的操控者克里斯托认为人们生活在一种虚假的信息里,他要按照自己的理想,利用高科技的手段重构一个世界,让人们看到一个真实的人的生活,体验这个人的真实成长过程。 他导演了楚门的人生, 楚门被控制在一个叫桃源岛的地方,这个地方被巧妙地与外界隔离着。于是楚门有了父亲,有了工作,有了房子,有了爱人,一切按照导演的计划成长着。
克里斯托在影片中不仅是导演、同时还扮演着父亲、甚至是上帝的角色。说他是导演,因为是他一手制造了楚门秀这样一个全天24小时直播,历时10909天,遍及220多个国家上亿的电视观众观看的真人秀。说他是父亲,因为是他收养的楚门,为他营造了一个完全虚假,但又是以楚门为中心的世界,并一手把他塑造成全世界家喻户晓的明星。说他是上帝,这一点也不为过,在楚门的世界里,他不仅可以控制大自然的风雨雷电,更可怕的是人说话的权利、人的“生杀大权”、甚至是人内心的情感,这一切都受到他一个人的控制,他不仅仅想一手操控楚门的人生,同时也想控制全世界观众的情感思想。他比造物主更有征服世界的野心,造物主是创造了物质世界和人类,他重构一个完全围绕他为中心的王国,楚门的世界。他要控制不仅是物质世界,还有人的精神世界。
导演这一切的创造者头脑是精明的,他是能抓住观众的心里所想,可是忽略了人们是平等的,不能侵犯别人的权利和隐私,假如换个角度和位置,你被别人彻底的偷窥,心情会怎么样啊,肯定会后患无穷,给受害者造成巨大的精神损害。
在楚门的世界中,这是理性和传媒力量的狂妄,导演的意义就犹如上帝。在现代化所体现出来的世俗性之前,我们看不到也不愿想象一个具有超越性的真相。现代媒体和计算机网络成为了上帝的替代品。不禁让人疑惑,上帝是否存在,上帝究竟是什么,上帝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在一个过分世俗化的后现代,宗教与信仰也是一种形式的探索,一种在真相尚未揭露之前的美好想象。我们为什么在生活当中感到越来越真实的虚妄?或者我们为什么对于生存背后的无意义的、和被操纵的真相充满怀疑与恐惧?

2、楚门:惶惑被人窥视的精神世界
一个真人——楚门,周围生活了一批演员,他们像上班一样长年累月的围绕着楚门,眼睁睁看着他从一个婴儿长成一个魁伟的大男人,还肩负着妻子,家庭以及工作的责任。楚门对于这样的生活浑然不知,几十年来一直积极向上并且乐此不疲,他每天精力十足的刷牙,阳光四射的出门,对许多的人打同样的招呼,做同样的鬼脸,还看着同样的婴儿车和手捧鲜花的男人走来走去——这足以证明楚门是一个善良而单纯的男人。他从来未曾考虑过这看似平凡的氛围其实有多么的怪异,每当他无意识破坏导演为他所设计的人生时,总有意想不到的事发生,父亲的罹难,女友的失踪。为了让楚门留在岛上,导演不惜让怀有航海理想的小楚门亲眼看到父亲被海浪夺取生命,使得楚门对海产生恐惧。这些人为的安排从小就对有理想有抱负的楚门心里上产生了极大的阴影,人性遭到极大破环。
这样的人生注定是悲哀的。 他不知外面的世界多精彩,只沐浴着桃源岛的阳光雨露,甚至这种阳光是虚假的。生离死别,狂风暴雨都可以被导演。直到有一天,楚门意外地发现父亲在大街上出现,开始怀疑周围的一切,觉得一直受到监视。他没想到他不仅受到监视,连周围的至亲挚爱都是专业的演员,他完全生活在一个被安排好的世界。当楚门慢慢察觉真相,“楚门的世界”也慢慢开始颠覆。此时他不禁陷入迷茫惶恐,他的发现颠覆了他30年来生命的价值与意义,为家庭忙碌,为事业奔波,到头来,都是一场供人娱乐的肥皂剧,他的内心是多么的伤心和尴尬难堪啊。竟然自己几十年的生活内容每天都在全世界的电视中播出,包括自己的隐私,不可告人的秘密,以及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简直是一览无余。对于30岁的人来说,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都已经成熟,此时彻底的颠覆已形成的观念,无异于一个莫大的打击。楚门不知道要承受几大的压力,他必须坚强的面对以后的生活。
然而,怀疑过后,楚门并没有妥协,最后也觉醒了,他想尽办法想到岛外看看,但一次又一次地被巧妙地阻拦住了。他驾着帆船,趁着夜幕要逃离这里。楚门与风暴海浪勇敢的搏斗(这些风暴也是人造的),离开了桃园岛,沐浴着阳光向着远方蓝天白云飞驰……然而这蓝天白云也是假的,只是一幕巨大的布景,仿佛巨大的柏林墙,拦住了通往自由之路。楚门用颤抖的手抚摸着这布景,在人造水边移动着身体。镜头推得很远,这碧海蓝天是多么的优美!但在这迷人的布景中,人又是那样的渺小。但楚门勇敢地选择了离开……
而对于观众来说,楚门的觉醒似乎是姗姗来迟了,或者把你替换了楚门,把荒诞变成了事实,你会说你一定比楚门觉醒的快一些,甚至快多了,如果是这样,那么你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变的有多么聪明,多么不容易上当,没准儿这样是值得庆幸,或许你隐隐的又知道不是这么回事儿。而当你是楚门时,情况未必如你想象,正所谓当局者谜,旁观者清。大多数人们都没有时间和闲暇去留意生活残酷却真实的一面。
最终,出门还是从惶惑被人控制和被人窥视的阴影中重新找回自己,去寻找真爱。从人性的迷失到重拾,是一个艰难的历程,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和智慧,还要有超乎常人的毅力,在最后克里斯托的制造的暴风中,楚门将自己绑在船身上,几经磨难,终于触及到了“楚门的世界”以外的真实的未知的世界,并勇敢的走了出去。他也是影片中少数几个最终没有迷失的人。

3、电视观众:丧失自我情感受外界左右的精神世界
电视观众的视角为我们展示了一个偷窥的视角,只是偷窥的人数众多,让人堂而皇之的忽视了这一丑陋的行为。偷窥是罪恶的代名词,社会的高速发展带动了一些丑陋恶习的滋生,这里面就包括偷窥的成风气候,人们憎恨偷窥隐私的行为,因为这些都是属于自己世界的范围。偷拍一个普通人日常生活之所得,来表现一些现代人的精神世界是如此的空虚和寂寞,想满足自己内心的占有及偷窥欲望,去利用一些卑劣行经去欣赏别人的隐私。
他们完全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换位思考一下,若被窥探的是你自己的生活,一想到就令人不寒而栗。偷窥者是达到了自己的愿望,满足了欲望,留下的只有无知者的无言,和受害者的痛苦一生,给他们的精神世界留下了祸根,无形中形成一种破坏力。
电视观众的行为令人唾弃,从另一个角度看,电视观众更让人觉得可悲。在漫长的30年,没有人对《楚门秀》提出疑议,直到楚门觉醒逃离的时候,人们才从楚门秀这个节目中走出来,为楚门能否逃出摄影棚,摆脱导演的摆布而担心,这才回归到最本质的人性关怀上。如果说楚门是被蒙在鼓里而迷失,他们迷失的完全是一代人精神空虚,没有自己的独立的情感世界,而自愿的迷失在媒体制造的虚幻的世界了。电视观众以偷窥他人的日常生活以及情感世界为娱乐,完全漠视人性的存在。诚然,大众媒介有娱乐大众的作用,但作为受众,不要真的被媒体“娱乐”了,而迷失了自己对事物的评判标准。
一个人的经历可以简单地通过买录映带的方式而得知,人的思想美好的回忆不仅公开化而且已经成为商品,这是多么荒诞和凄凉,是对人性极大的漠视,自我的迷失。此时的电视观众完全沉浸在导演所设置楚门秀的情节中,他们被虚构的情节牵着鼻子走,而完全丧失了自己思考了的能力。其实只要仔细想想,他们仅仅把眼前看到的当成对情节他们完全忽略了楚门是个有独立思想的人,他并非演员。
有人认为,观众最后还是觉醒了,楚门的出走牵动了他们,他们开始注意到楚门是和他们一样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人,而不是演员,为楚门的命运屏气呼吸。其实不然,他们自始至终都被别人的情感所左右,开始是导演,后来是楚门,他们始终是被动地受别人情感的左右,没有自己的思想和情感,这真是对人性的漠视到达了极限。

4、电影观众:冷静旁观深入思索的世界
电影观众的视角几乎是一个全知的视角,一开始通过导演和演员介绍,知道这是一场很受欢迎的真人秀的电视节目,而非真实的生活。楚门是其中的主演也是唯一一个不知道实情的人。电影观众清楚的知道导、演员的存在,了解他们与楚门之间的关系,不仅如此,还了解他们各自不为相互所知的事情,唯有电影观众可以通过不同的视角,清楚了解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也正是因为这种全知的视角使我们变的更无知。正如爱因斯坦所比喻的那样,我们的所知好比一个球体,未知则是与外界接触的球面,已知的越多,球体越大,球面与外界的未知世界接触面也越大,未知的事物自然就越多,让人更加困惑。同样的道理,电影观众通过全知的视角,了解更多的信息,在不停的换位思考中,使人变的更加困惑不已。我们在看《楚门秀》时,到底是站在偷窥者的角度还是旁观者的角度有时候连我们自己都很难区分。当我们站在电视观众的角度来看《楚门秀》时,和观众一样抱有一种偷窥的心态,这是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的一种弱点。当我们站在楚门的角度,让人感同身受,不禁扪心自问,也许我们周围的每一个人也在演戏,想起来让人不寒而栗。当我们站在导演的角度看时,我们会不自觉的发现,自己或多或少在试图改变掌握别人的命运。角色也在不停的转换,前面所营造的三维空间其实都是电影观众所能体会的。
只有当我们站在一个冷静旁观深入思索的思想者的角度来看待《楚门秀》时,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超越。把自己作为一个有独立思想和情感的人看待(这一点有别于电视观众),同时也要把被观察的对象当作一个有独立思想和情感的人来尊重。全知不在与你了解多少,而在与你从什么方向了解。只有真正没有迷失的,有自己独立思考和情感的人,能够回归到最本质的人性关怀上的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True man.

四、结论:回归到最本质的人性关怀
《楚门秀》四个精神世界都是构建在人本关怀的基础上的,尊重自己尊重他人,任何宗教、社会、家庭问题都回归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生活在社会中的我们,有时有太多的无奈,太多的身不由己,我们就这样不情愿地一点点被改变,我们逐渐用虚伪来保护自己,把自己曾经的真实归隐于心灵中最底层的角落。当时间的指针无情的扫描过去,我们渐渐迷失了自己,于是,我们迷茫,我们困惑,我们烦恼,我们不知道哪个是真我,哪个是本我。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在人生的大舞台上,我们究竟扮演怎样的角色,操控被操控,参与其中还是冷眼观,每个人心灵深处都有一扇门。也许,这扇门是敞开的,外人可以自由出入;也许,这扇门是虚掩的,熟悉的人轻轻的就可以推开;更也许,这扇门紧闭着,上了锁,门前的阡陌荒芜,不见一行足印。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把许多的心事所在了这扇心门之内,同时把许多人排斥在了门外。世上能有几个人会持有一把钥匙,打开这锈迹斑斑的锁呢?也许,更需要我们自己的努力,努力寻开启自己心灵之门的钥匙。用这把钥匙,打开锁,推开门,是尘封的真我,是我们的本色。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mgm官网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人生如戏,所构建的四个精神世界